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庶生互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594|回复: 82
跳转到指定楼层

《众生相》系列文连载(已更新)   [复制链接]

地父 发表于 2011-2-13 19:32:52 |显示全部楼层 | 打印
众盲人父子.jpg


       人类的最高理想是平等.社会的一切纷争皆因贫穷而起.从现在开始,我要求我的文字没有浮华、没有高蹈,少些狭小的抒情、少些主观的定义。关注社会,直面生活,提取典型,白描场景。自称为“无主题写作”。
        我们以往的抒情和见地较之生活本身要渺小、肤浅很多,一块形象生动的山石和形态奇异的树根,它的产生,经历无比非凡,包含着我们人类难以用思想和笔墨表述的深度。社会生活,芸芸众生,也是一样,它是人的思想、情感、爱与恨、苦与甜、欢乐与痛苦、幸福与灾难等等元素组合而成,它本身就是含量极高的艺术,无需我们去作过多的描绘和充填。关键看我们有无慧眼去发现去筛选去适当修饰成更美更动人的艺术。
                                                                                                                         ——创作手记


《众生相》系列文(1-7)


盲人父子(1)


    能见丁点阳光的儿子牵引着黑暗中的父亲,从早晨出门直到傍晚回家.儿子负责不落入泥坑、不撞上车和树;父亲只管亮开沙哑的嗓门,唱卖老鼠药的歌谣.
  他们的步伐是这个小城里最不起眼的舞步,像健康的人处在漆黑的路途。儿子从没父亲的竹杖高到嘴边长出胡子,父亲的右手一直搭在儿子的肩头。
  老人的叫声早已吓跑了没同情心的耗子,居民们也习惯了墙上的双影,犹如瞅瞅央视的游动字幕。

黑老头(2)
    黑老头的名字与煤有关。
  黑老头已70多了,给人送了几十年的煤。一个长长的板车,一幅挑担,养活了四个儿子,两个女儿,一个老婆。
  黑老头的小本本上记满了密密麻麻的赊账,嘴边常挂着:“这煤耐火……”只要你肯每层楼加一毛钱,地位再高的主人,黑老头也给你把煤挑上去。
  黑老头年轻时皮肤是白的,背脊挺直,现在,黑老头每个毛孔都渗进了洗不净的煤灰,形成自然纹身;驼背上镶嵌的汗珠子,像出土的汉朝国宝。

街头乞丐(3)
    一双膝盖、一片写满“血泪”的布,就撑起了个店铺。
  路过的人行如流水,却少人光顾。
  这似乎是零投资的生意,亏本却最惨重。
  如今的消费者,谁愿花钱买磕头!

垃圾(4)
    武汉东湖的美景,让我们一家人的节日,布满了春光。清洁的路面、葱郁的植被,彰显着大都市的文明。
    我们愉悦地把心灵放飞,翱翔于无尘的天际。
    迎面走来两位男士,其中一位将热干面纸碗丢于路的中间,他的动作和表情是那么自然,与他的西装革履正好成反比。
    我捡起方便碗,哭笑不得:“方便碗,这不是你的错,真正的垃圾不是你!”
    天突然下起了零星小雨,谁在伤感?
    大地原来也有尊严!

门(5)
    出租车停在路口。
    后座的两个“狮子头”钻出车,关上车门。
    前座的摩登女郎丢给司机一张面值为20元的人民币:“别找了!”然后扬长而去。
    “小姐,帮忙把车门关好……”女郎扭动腰肢,没回头,追赶“狮子头”。
    “谁要你这一块五毛钱?你有钱怎不去座私家车?……”司机怒不可遏。
    无知的女人,我知道你不关车门的理由,问题出在你的施舍。
    社会、人心,本是一扇门。

作“孙子”(6)
    老家办丧事,常见一个天天披麻戴孝的中年男人。他给人作一天孙子,包吃包喝,工钱10元。
    嚎啕、下跪、流泪,是他必备的技能。
    有人愿当孙子,是死去的人和死者家属的荣耀……民风民俗,酸甜苦辣,味道俱全。
    中年男人过去以拾破烂为生,改行作孙子来钱快,又不风吹雨淋……

陪哭(7)
    “陪哭”是地方的一种新型职业。哪家死了人,就请她去哭。不管饭,只给茶水与活钱。
    现在的儿女都不会哭了,丧事要有丧事的气氛,“陪哭”应运而生。
    “陪哭”一般是会唱花鼓戏的中年女性,东家只要她哭得好听,能让全城的人听见,都说他孝,掉不掉眼泪,无所谓;能引来更多观众,心里最舒坦。




地父 发表于 2011-2-13 19:37:15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系列,计划是1000篇,目前只完成了一半。经慎重考虑,决定把它以连载方式在庶生发出。此系列曾以专博出现,后被官方关闭三次。可能有些争议。望得到各位支持。
地父 发表于 2011-2-16 10:43:25 |显示全部楼层
众。狗.jpg



《众生相》系列文(8-12)


场景(8)
    听话的狗养两年了,正膘肥体壮;男主人却把它倒吊在自家的杨树上,准备活剐,说活剐的狗肉味道鲜,是春节的一碗好菜。
    腊月北风剌骨,男主人从狗的爪腕部下刀,一刀一刀一直剐到颈。这之间他抽了三支香烟,此刻这是最后一支,他正在考虑狗头要不要?狗还在挣扎、嘶叫,鲜红的血把地上的雪染成了红色。只见他微笑着丢掉烟头,一刀割下了狗的头。
    一切都结束了,好静、好静!
    连着狗头的皮丢在地上,嫩生生的狗肉挂在树间。
    许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那可怜的狗被吊起之前还舔着主人的手……

憨金狗(9)
    “憨金狗”是个傻子。他蓬头垢面,冬天一身棉衣,其它季节一个赤膊;没家、没亲人。
    “憨金狗”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每天从襄河里往小镇上挑水,从黎明到黄昏,一担一担,送给各家各户。
       奇怪的是,他帮人送水从不收一分钱,至他死后,人们也没弄清楚其原因。
     “憨金狗”不是哑巴,他活了80多岁,没人听他说过一句话,只见他的水桶上结满了厚厚的青苔。
     
如此男人(10)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组成一个家庭。
  男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白天泡入烧酒,夜间强迫女人。
  女人在外扇动双翅,回家吐出颗颗食物。
  久了,女人指责男人。男人嘻皮笑脸忙作调侃:“你没看动物世界,母的养育幼儿,公的看守家园,哈哈……”

拉拉队(11)
    “抢自行车罗!”……
  盗者骑着车在前飞奔。
  被盗者拼命于后追赶。
  市区街道两旁的行人蜂涌而至,列队助威:“加油!加油!……”
    真不明白这些啦啦队员,究竟希望谁输谁蠃?

王先生(12)
    王先生命算得准,他不拘泥于八卦占卜,敢揣摸、直指来者的痛处。
    王先生不说生专说死,间或指指人的隐私,价格高昂。
  信仰王先生的人,花几个钱、跑好远的路,为的是想让王先生搅搅隐秘之处的阴云,触触心灵深处的伤疤,有的是为提前安排自已和亲人的后事……
    王先生做起了小洋房,包养了二奶。
    王先生是瞎子,可人们都说他比睁眼人还亮!
    后来,有人说王先生其实不是瞎子,且还有“托”。关于王先生究竟是不是瞎子,有没有“托”?素来说法不一。



地父 发表于 2011-2-20 09:54:36 |显示全部楼层
众。村小学.jpg


《众生相》(13-16)

   
村小学(13)
    漂亮的文化局艺术科长好看得无可挑剔,可她说“我身上有块见不得人的伤疤。”而且与她同村的好多同龄青年的身上都有着丑陋的印记。
    这伤疤和印记源于那个教室的倒塌。     
    村小学,几块坯砖、几片黑瓦、几根虫蛀的柳木,怎经得起狂风暴雨的糟蹋!
    几秒钟,几十个孩子全埋在了灾难之中。那年月,县里无120,村里连个手扶拖拉机都没有;孩子们自已从废墟下爬出来,然后背起书包、血淋淋地各自回家。
    艺术科长至今弄不懂,当时,竟没一个家长出来说句话?他们老实得像猫像狗,自已舔着自已的伤口!

面相(14)
    “鹰勾鼻子鹞子眼,十个就有九个奸。”面相的歌诀,让有此长相的人,不奸也“奸”了。
    相貌堂堂的人避着这两只鸟,使面相的歌诀越传越神。
    某天,三五只“鹰、鹞”巧遇一起,在大伙的谈笑间,他们不知是炫耀还是自嘲,说自已是当年“八国联军”留下的种。

接旧人生(15)
    他在家排行老三,从小时候到现在,他一生几乎没穿一件新衣服。
    他回顾,那会儿只盼哥哥们快长高;兄弟各自成家立业了,他仍然希望哥哥们“快长高”。
    如今,五十开外的他,还盼着儿子快长高……
    旧衣对他而言,叫见“新”。
    旧衣省钱、旧衣舒服、旧衣不惹人眼。
    如今孩子们跟他买了一柜子新衣,他还是觉得旧的好。
    过去穿旧衣是因家穷,今日穿旧衣是成了习惯。

瞎子街(16)
    一千多年前为纪念茶圣陆羽而起的街道名,今叫“瞎子街”了。瞎子街的重要路口全被几个瞎子的流动摊位占领着.这些见不到阳光的人,小到一根针,大到一把伞,是他们活命的资本.
    两个“黑窟窿”镶嵌在蜡黄、麻木的脸庞,一天到晚、一年四季地摆在那儿,谁也不敢动他,谁要是敢动,就有“蛇阵”游遍全城,最后“冬眠”于市政府门前。
    瞎子街出名了。虽然这儿是公认的交通堵塞、市容不美,但生活总得要从这里经过,熙攘的人流反倒平静、宽容起来……


地父 发表于 2011-2-27 20:53:49 |显示全部楼层
众。拼贴艺术.jpg



姨姐(17)
    姨姐捱不过更年期,走了!
    不满五十的姨姐,她选择在一个春天的拂晓。
    那天她偷偷去看了桃花,她好想像桃花艳丽地活着。
    姨姐走后,面若三月、安静似水、柔软如泥;这也许是她渴望的完美。
    姨姐用死维护了活的尊严,她留给老父老母、小弟小妹,一串善意的谎言。

拼贴艺术(18)

    邬大姐有三个漂亮女儿,每年春节,她没钱给孩子们做新衣,但她的三个宝贝正月初一早上同样穿着新衣,且与众不同.
    心灵手朽的大姐平时留心收集了许多布的边角废料,到了腊月,她挑灯熬夜,将边角废物料剪成三角形、棱形、多边形等各种形状,然后拼缝成件件彩衣.三个如花的女儿,穿着这别致的新衣,走在青石板小街上,成了一道风景、一种美好的传闻.
    后来,邬大姐的三个女儿都嫁了好人家。男方父母都说:“我们什么都没看,看的是亲家母的拼贴艺术!”
   
花飞雪 发表于 2011-2-27 21:15:3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地父 的帖子

很朴实的记录,属于这个时代的原生态
你要担当你的责任,把自己当人,把别人当人,热爱着万物,你自然会有道义的东西体现
三文徐盈 发表于 2011-2-28 17:54:30 |显示全部楼层
沉重的阅读。
地父 发表于 2011-3-8 12:34:40 |显示全部楼层
众。母亲.jpg



《众生相》(19-24)



坟地(19)
       父亲走了,下葬的前一天,还没坟地。那时没公墓,土地全分给了农民;我家吃商品粮,花再多钱,人家也不卖。
       能干的母亲,没了主意。
       远房叔父沉默好久后决定拿出他惟一的一分多自留地,让家族的所有老人归天后都安息在那里。不解的是远房叔父却为他自已选了另一个旮旯。远房叔父一副麻脸,生前有名的怪脾气。
       父亲一生,他把12个儿女安排得十分周密、妥当,却没给自已弄一席坟地!

母亲的光荣(20)
    1971年深秋,大兄长在部队以身殉职,年仅21岁。
    部队和地方民政各派一人来我家,他们没将兄长带回,只带来一纸“革命烈士”证书和180元抚恤金。
    母亲强咽下泪水,双手接下证书,挚意不收抚恤金,说国家还有困难。首长问母亲还有无什么要求,母亲只要求客人在家吃个便饭……
    镇政府和各单位送来的慰问信,一大叠,放在兄长的遗相下。
    母亲应请去学校作报告;不识一字的母亲,一讲就是一整天。
    母亲报告的大意是:旧社会苦,新社会甜,儿子为国捐躯,母亲也光荣……
    2008。7。4

父亲的憨厚(21)
    兄长在部队牺牲后的某一天,邮递员来家通知:“您儿子的邮件到了,去领回来吧!”
    扛着几十斤重的大包裹,年迈的父亲步履踉跄;那天下午天阴沉,风很冷!
    当时,全家人只是看着兄长的遗物伤心,没顾及父亲的感受。
    几十年后,当我向人讲起这段故事,有朋友提出异议:政府工作的失误令人费解,你父亲憨厚得叫人想哭……
                                                                                                                                      2008。7。4

母亲的哲理(22)
    大兄长在部队成了烈士,坚强的母亲逢人装笑,一回那间老屋就哭。
    母亲拒绝政府照顾,决定拆迁。父亲望着坛子里仅有的半碗米,一脸茫然。
    新居建起来了,与大兄长成长有关的物什所余无几。
   “背点债,总比伤心好。”母亲朴素的哲理,改变了一个家。

墓的质疑(23)
    近40年来,对一座烈士墓是否空坟?烈士家属历来有疑问,产生这疑问的是烈士最小的弟弟。老父母在世时这话不敢出口;老父母去逝后老哥老姐也年老了,也不能讲。
    小弟弟一直没放弃对此事的暗访,可烈士大哥当年的那些战友,说法像铜铸的墙壁。纸毕竟包不住火, 终于有人在不经意间露出了珠丝马迹……
    明明墓里没有烈士的遗骨,年年清明节政府还组织孩子们去烈士陵园去祭奠;明明墓下没有亲人,小弟弟仍要陪着亲人跋涉千里去墓前烧纸哭泣!

与母亲最后的日子(24)
    母亲坚守父亲临终的交待:“万不得已,不随儿媳。”
    我回老家,母亲忙弄佳肴;不忘安置儿子,却不记得给食物放水。
   
    母亲得了老年痴呆症。
    强行将母亲移居小城。
    我没时间陪她,只有把老人家安放于过道口看行人。除了三餐,母亲一天到晚听话的坐在那儿。
    母亲一生爱热闹,看看行人,会少些孤单。
   
    母亲股骨摔断,卧床不起。每天铺上一片“狼籍”。
    我给老母亲揩身子,老人害羞。我发脾气,才顺从。
    趁母亲不注意,我偷偷擦干泪水。
   
    按姐的意见,我和二哥将母亲送武汉她家。
    临别前,姐夫说:“给妈喂次药再走吧!”姐夫的话意味深长!……可母亲怎么也不打开牙关,不吃药,什么也没说。
    母亲去逝后,我才明白,她当时使劲咬紧牙关,是舍不得儿子们离开……
                                       2007.5.20
  

地父 发表于 2011-3-15 09:48:30 |显示全部楼层
众。陪读.jpg



《众生相》(25-28)

陪读(25)
    做母亲的辞职了,精明的父亲算了笔账才作出此决定。
    太阳东升西落,母亲早出晚归,学校那片树荫是母亲的办公场所,一双企盼的眼睛只盯着一个窗户;保温盒抵不住严寒时,她就把鲜美的食物揣在怀里。
    夜间,母爱成为另一盏灯,照着儿子求学的路。
    大学期间,母亲作为城市的零时居民,往返于校园与蜗居之间。
    不解的人问,母亲一句话:“现在不陪,将来赔的更多更惨!”

陪考(26)
    6月7号8号,艳阳还是像过去的七月那么辣,四张A、B卷,让一个特殊的国度紧张起来。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一古老的俗语,已不是虚无的理念,它被残酷的现实充分地立体化了。
0.1的差分,就可将一个人拦截在上流、富贵之外。
    考场内鸦雀无声,但可闻到古沙场的轰鸣;警戒线外,人人拿着张报纸,掩饰着内心的焦虑。
    这两天,几乎成为一个孩子、一个家庭百年中最最重要的日子,秒钟每走一步,都留下难以形容的印记。
    两重天就在前面,一扇门外,助力的比要进去人多!
                                           2007.5。8
术科生(27)
    教育并轨后,连烹饪学校也办起了舞蹈专班;有的高中、大学建立了考前强化训练班、速成班……  
    雨后春笋,五花八门。
    两年、甚至两月就能出个艺术家,就可圆一个孩子的大学梦,就会改变一个家庭的命运,这天上掉馅饼的事儿谁不愿意?
    钱是什么?钱是王八!
    有钱无钱的家长怀揣钞票到艺术报名处排起了长队。
    “成绩不好的去学艺术”。在这新生的社会逻辑的驱使下,艺术便在艺术领域贬了值,却在学校的账薄上直线上升。
    不该蓄长发的蓄起了长发,不应衰落的家庭从此衰落。
    齐白石、徐悲鸿等大师如果健在,那汩罗江肯定又多了几个孤魂!
                           2007.6.23
贫苦新生(28)
    暑假期间,招生如火如荼,像裂变的气象。
    老天凑热闹,总是山体滑坡、泥石流、下冰雹、闹地震、洪水泛滥……而受灾的总是边远山区、穷困地域。
    好多吃母亲的咸菜读完高中的孩子,苦熬十年捧到一纸汤金的大学通知书,家里却死的死父亲,死的死母亲,本来破旧的房屋却成了一片废墟。活着的人望着那天文数字,女的抱头痛哭,男的蹲着抽闷烟。
    有权利的央视收饱广告费后办出一个时髦节目《拯救40万贫困生》。
    画面上的镜头无不感人,面临失学的孩子忍不住哭泣地说着豪言壮语。
    远离城市的山,经过劫难后又恢复了沉默的巨人模样,山顶土庙中的土菩萨、土山神,鼓着双大眼睛,坐的坐、站的站,还是那副德行!
                                2007。8。2


地父 发表于 2011-3-26 18:54:55 |显示全部楼层
众。陈晓旭.jpg



陈晓旭之死(29)

      “林妹妹”走了,整个神州都在惋惜。近年明星大腕仙逝的不少,惟这次伤及内心。
      角色与演员,双重本质都重要,人们还是爱美、怜弱。
      美而自好,之为天娇。
      也好想。上帝将太完美的带走,是考虑残缺的太多!
                                     2007.5.20
                                                                              
电影海报(30)

      电影院门前。
      海报上端:《白毛女》;海报下端:《桑拿春光》。
      记账簿:某月某日,《白毛女》包场,收1500元。《桑拿春光》50张,收250元。
      来看“白”的实际不过10人;《老片电影周,教育先入手》这篇上报材料,直接关系三个效益。
      阳光普照,豪华影院有了暖色……

假和尚(31)

      晨钟暮鼓,香烟袅绕,袈裟金镂,光头璀然。
      经文倒背如流,木鱼抑扬顿挫,步子节奏分明。
      睁开眼睛:普渡众生;闭上眼睛:娇妻爱女。
      太阳两点一线,“僧人”三点一线。
      五年合同期满,身揣钞票“还俗”。
                                         2007.5.21
                                         
逆子与母亲(32)
      儿子是生着翅膀的鸡,飞往海边。
      媳妇如狗,守着大门。
      矮母亲白天拾破烂,夜晚无处栖身。
      每年300斤大米、20斤菜油、2000元现金,儿媳死活不出。儿子与恶媳假离婚,削弱赡养条件。
      矮母亲走上高高的法庭。
      儿子被传回来,他不是只怕狗的鸡,他原是一条凶狠的狼。当着太阳和众乡亲,儿子将老母打晕在地。
      案子由民事转入刑事。当手铐和尊严走进犯罪嫌疑人的家门,卧床的母亲苦苦央求:“别抓他,他是我儿子!求求你们,我不告了!”
      天地目瞪口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动态更新×最小化

手机版|Archiver|庶生互动 ( 京ICP09060326 )

GMT+8, 2017-5-24 15:48 , Processed in 0.069824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