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庶生互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1|回复: 0
跳转到指定楼层

劫 车 [复制链接]

北雪0727 发表于 2017-3-25 07:29:17 |显示全部楼层 | 打印

“刘正文在街上差点儿被劫了车!” 建陶厂迅速传开。

厂子四辆员工、子女交通车。刘正文下午4点班开峨嵋客车上街停纳溪商城,送家在纳溪、泸州的是两班倒下班员工回家再接在纳溪县城读书放学早,家在厂里的中小学生回厂。员工下完,他拔出车钥匙,提了个菜篮下车,准备顺便买点小菜回厂。

两个人向前堵在车门,一个将他推回车内,喝道:“车钥匙交出来!”还没等他回过神来 ,另一个突然间用一副手铐将他铐在座椅靠背上。这两个人,刘正文昨天在厂里见过,是随山东PVC管材厂来收账的武警或是法警。他凭着装分不清,却知道大喊大叫:“棒老二抢人抢车了!棒老二抢人抢车了……” 武警或法警狐假虎威:“你妨碍执行公务!”刘正文严厉呵斥:“你烂用人民赋予的司法!”  候在商城门口马路上专等建陶厂交通车的PVC管材厂一行又冲上车2、3个给刘正文一阵拳打脚踢,叫道:“把车钥匙交出来就放你下去。” 刘正文50来岁,服役转业。在部队时单兵素质优秀、擒拿格斗也相当不错,无奈没提防间1只手被铐在椅背上,虽狠给了对手几脚踢核桃,对手捂着胯下惨叫,却自己脑袋瓜也被击中几警棍。然他宁死不屈继续拼命嘶喊:“棒老二抢人抢车了!棒老二抢人抢车了……” 纳溪商城的老板、保安、顾客都跑出来将峨嵋客车团团围住,愤怒力挺刘正文:“哪里来的抢劫犯!简直是强盗,土匪!”几个江湖好汉也从车窗钻进挥舞拳头猛揍PVC管材厂带来的武警或是法警。PVC管材厂一行在众怒之下才灰溜溜逃走。

厂长汤恩茂在办公室听到的几次飞报都大同小异。

“厂长,”商务处长应心坦边看表边取下眼镜用卫生纸擦擦边跨进汤厂长办公室,问:“刘师傅回来没?”  

“没有。”汤厂长说:“我想大约到县医院敷药包扎伤口去了。我已叫张麻哥搭乘第三班6点的交通车去把刘师傅的车开回来。”  

“哎呀,哎呀!”应心坦假惺惺说:“昨天我接待 PVC管材厂的人时,见来的人个个都如狼似虎,有两人穿公安装的还带有警棒、手铐,预感不详,就说:‘银行的钱还有一周才能到账——有些手续比如合同还得双方签字盖章,钱到了我厂账上第一笔就划给你们。你们如不相信,铐我去做人质好了。’他们都说:‘没关系没关系,你放心,我们等几天就是。’我也想,我厂有接待外宾的招待所,他们免费吃住,恐怕也出不了什么事。今天怎么就强迫开交通车的师傅还钱,还劫车?不懂,不懂,我对一干北方蛮子简直不懂——刘师傅能印出钞票吗! ”  

“你也不要躁急,刘师傅不是没被绑架走吗?马上就回来了。”汤厂长说:“他们是想抢劫汽车!可能也只是其中个别人的涡屎主意。”  

“厂长,”一声喜报,刘师傅额上贴了块纱布跨进汤厂长办公室:“报……”告字吞了回去,接下是:“ 哟,应心坦,你也在。你该把你的‘心坦’改成‘心贪’,你害得老子挨一阵好打,还差点儿把车子给老子抢了去。”  

“厂子付不起钱,怎么怪我呢?”应心坦说。

“你跟老子不为吃回扣,进口设备时就把自动注漿机买了——偏偏要将买注漿机的钱换成买磨光机。如买了注漿机就不会自己设计制作注漿机,就不会买近200万的PVC管付不起钱,别人就不会追到厂里来,我今天就不会遭殃!”

“刘师傅,说我吃了回扣要有证据,”应心坦推推眼镜,说:“刘师傅,你几个‘就不会’只是假设。 退一万步,我戴上你强加给我的‘ 吃回扣帽子’,应给对方的货款都没付清,别人会给我回扣吃吗?”  

“你哄我不懂,”刘师傅说:“现在是笔笔结算,已付了两个50万,按众人都知道的10%回扣算,你已吃了10万。还不说这次买进的所有设备都是经你的手。应心贪,应心贪!”

“‘ 笔笔结算’就对了。”应心坦反给PVC厂说起话来:“PVC厂按我厂提的时间准时送来5批货,我厂只付给了PVC厂2批货的钱!”   

厂长汤恩茂想,刘师傅说得似乎在理:厂里购置卫生瓷生产线,国家建材局批准立项的是全套购置。为监督引进项目,国家建材局指定西安西北建材研究所高工刘作章把关设备清单,参加了锦江宾馆与意大利维高的谈判。休会时,商务处长应心坦向刘作章建议:“刘工,我知道你能设计制作注漿机。这条生产线所列的4台14万美元/台的自动注浆机可划掉,换成磨光机和卫生瓷7种款式模具。磨光机可磨光卫生瓷成品,各式模具可生产当今走在世界前列的各种式样。” 刘作章抓抓脑袋想想,说:“注浆机我是可设计,但需要助手协助绘图,还需要精加工。” 应心坦说:“我厂才从纳溪机械厂挖来一个副厂长黄永秋,她既可以绘图也可操作各类床子。” 刘作章点头说:“那就照应处长说的办吧。”汤厂长听到刘工与应处长对话,心中想:全套购置,一次性安装即可投产,即便不购置清单上列的4套注浆机,也应购置1套作样机参考设计比没有参考凭空设计顺利。但不便与高工刘作章争议,说:“应处长,听刘工的。”应处长、刘工都点点头。刘工猛敲敲身旁的茶几以示郑重,说:“这次我受国家建材局派遣为你厂引进设备清单把关。原则上是监督引进生产线项目不得买进一些不该买进的私货,曾有个皮鞋厂就借口引进意大利皮革买进了老板椅、单人双人真皮沙6套以及意大利皮鞋若干双。至于应处长以自动注浆机换磨光机可以考虑。磨光机是把烧成后的卫生瓷如面盆、便器等个别产品偶尔出现凹凸不平的疙瘩磨光再施低温釉在1、20立方米的小型立体窑中重新烧成同样可以出厂,杜绝报废过多的残次品,能较大增加GOP。所以,国家建材局叮嘱过我‘只要是设备清单以你们厂子的意见为意见’。” 见汤厂长没表示意见,自己也好趁制作注浆机熟悉工艺流程和表现自己的才干,自己下岗后还可与机械厂联合生产注浆机出售,便说:“既然主管商务的应处长表示你厂自己制作就完全可以自己制作。”(题外话:国家建材局批准《建陶厂引进卫生瓷生产线项目立项报告》时,对可行性研究报告、初步设已经多位专家论证并核定了设备清単。后来因该项目实施中因自制注浆机不能注浆导致生产线瘫痪而廉价拍卖——笔者注。)   

“好吧。”汤厂长说:“两票对一票,你俩是赢家。就按刘工和应处长的意见敲定清单。”  

汤厂长这一发言就成了三票统一。刘工说:“设计制作注浆机并不难,需要的是充足的大量的PVC管和PC管。”

应处长拍拍胸口,说:“这是我商务处的工作。我当然领受任务,再困难任务都不推辞。”

汤厂长回忆到这……想,此后厂子就大量买进囤积PC管和PVC管,直到半年多前付不出钱。这又怪建行收到厂子不少匿名信举报包括举报汤厂长借引进项目贪污腐化,中断了已签合同贷款。咦,想来想去,怎么检查到自己头上?看看站在面前的刘师傅和应处长,叹口气,说:“刘师傅,你没伤着骨头没伤着筋,天大幸事,去好好休息吧;应处长,你要同PVC管材厂再商定价格,怎么同街上五金店的零售价格一样?”他对应处长惹来的祸不处罚也得轻轻打下屁股。眼下问题是,刘师傅与应处长竟在自己办公室制造不和谐气氛,得息事宁人。否则,上面追根溯源“上梁不正下梁歪”,查来查去恐怕自己吃不完得兜着走。

“嗯,嗯嗯。”刘师傅和应处长见汤厂长表现的是一贯的和稀泥,只能离开了厂长办公室。短瞬“嗯,嗯嗯”,听得出刘师傅声调是真诚谢意;应处长的声调在口腔囫囵转了几个圈儿,在打什么涡屎主意?

星期日,刘师傅和老婆周学珍差5分8点到了厂子停车场。

“嗬哟!”围在峨嵋客车旁的几个职工问:“刘师傅,到泸州的车你要开,不多休息几天?”又看看刘师傅额头没传说的伤痕或只是被警棍打得红肿已完全痊愈。  

“要开。”刘师傅说:“休息3天了,够了。我姨侄女考上天津医学专科学校,我顺便到泸州给她添置套衣服、招待她口福居吃顿火锅。”  

“那小心点,”围在峨嵋客车旁的几个职工说:“到了泸州遇到狗娘养的PVC人最好回避一下。”  

刘师傅开着车在納溪商城刹了一脚,下了几个人又往泸州开。

刘师傅的姨侄女和她妈妈周学勤早在建陶厂长期租用的二招停车场等候。

“姨爹,她姨爹,”周学珍的姨侄女张玉娇和周学勤迎向关好车门下车的刘师傅两口子,问:“到家里去坐坐不?”  

“不了。”刘师傅说:“逛超市、吃火锅什么都能谈。下午3点还要开回厂。” 便立即带队逛人人乐超市。

进了超市一会儿,突然老婆周学珍拉刘师傅衣袖,说:“你看,应处长也在逛超市,还来得比我们早,”指着收银处:“在结账了。你看,你看,咦?不对,怎么结了账后的东西都是别人在提呢?嘿,是那几个PVC厂的!”

刘师傅定睛看,提货的是PVC管材厂带来的两个武警(货物代顾用费吧)。提了货后,几个在收银处外等候的PVC管材厂的人跟在武警身后,应处长指指点点朝超市外走去。

“看见了。”刘师傅说:“我们去买我们的东西。”带领张玉娇走往服装区。说:“玉娇,你考上天津医学专科学校虽不是你的第一志愿也难能可贵了,姨爹送你1套服装。你自己选,作为我对你的鼓励。人生,要珍惜每一次读书机会,勤奋学习。牢记你妈妈和你姨妈的名字‘学勤、学珍’。 ”   

选了服装出来,刘师傅说:“我们都到南极子去买黃粑。玉娇,你去报到是乘飞机到北京再转天津吧——不远,北京转车天津只两个小时的巴士車程,给你刊刘姐带几个去。她在北京从北大医学院读书到儿童医院工作十几年没回很过咱江阳市,很不容易吃到全国就只咱江阳市才有的黄粑。”

刘师傅又带队走往南极子,又是周学珍说:“应采购也在买黄粑。你看,他提的黄粑起码有30个。哟,除了买给武警,这2元钱1个的黄粑还得对PVC厂来咱江阳市的人人敬到?”

刘师傅他们买了20个黄粑。刘师傅说:“我们到口福居去午餐。今天说不清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走哪里那里都碰上应心贪和PVC管材厂一行人!我们去吃火锅,我最好当哑巴不说话,免得又引来应心贪一行。”

到了口福居,周学勤说:“玉娇她姨爹,你在柜上就把菜单填好,免得选好了桌子再大声武气地叫服务员;我去选张清静的桌子。”

“去去。”刘师傅说:“学勤、学珍、玉娇,你们去选桌子吧。选好了桌子,玉娇你回来审看菜单,按你的喜好修正,今天你是主宾。”  

刘师傅想家家火锅的菜品都差不多,只是这口福居的价格相应一些。他勾选好菜单,打量火锅厅:里外两边用屏风、布帘各隔成10个假单间。玉娇愉快地跳跳蹦蹦地从中间过道跑在他身边,说:“姨爹,餐桌选好了,9号。”

刘师傅在菜单上添上“9号”和“葡萄酒2瓶”交给坐柜小姐,说:“赶快送9号。” 又对玉娇说:“今天你也喝酒。红酒,少喝有益。我们到餐桌去。”

玉娇嘴湊拢刘师傅耳朵把声调尽量放低,说:“我看见姨妈在超市指给你看的那个人人乐超市收银处开钱的眼镜。”

刘师傅问:“真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在哪?”

玉娇说: “就在10号。同那几个人人乐买东西的在吃火锅。”

“今天选这口福居吃火锅选错了地方!”刘师傅说。但又说:“我又不是耗子见不得猫猫!” 伸手轻轻牵着玉娇:“不怕得,到餐桌去。” 玉娇看刘师傅神色,踮着脚尖让刘师傅牵着走进9号雅间。

学珍、学勤见刘师傅进来,用食指放鼻唇沟上示意不说话,又指指隔间10号。刘师傅点点头,表示明白,无声无息坐下。

只听得10号好一阵嗡嗡声中应心坦说:“厂长,吃。尽肚子吃,我会找老板报账。”

“还是少吃点好,”回应的大约是PVC厂的厂长:“把你花在吃上的钱还我厂的货款。”  

“不对,”应心坦说:“没听说过共产主义是吃垮的。贪官污吏都是将公共财产劫为己有加上挥攉浪费。”  

“你捞了多少?”对方想侦探应心坦在大锅饭里究竟舀了几碗,问:“不下这个数吧?你厂的引进工程总投资是3800万。”  

“1000万?有这个目标,” 应心坦明知PVC管材厂老板带队来的都是一丘之貉,敷衍不过去,只能老实说:“但没达到这个宏伟目的。别人都说我是‘应小贪’只摸零吃尾,哈哈哈,哈哈哈……我们老板单是借口建分厂在江北开发区三次征用的共120亩土地劫为己有就不只这个数。去年厂里买了辆奥地又劫为了己有。你们真不该劫刘师傅的峨嵋,值不了几个钱。”  

“嘿,嘿嘿嘿,”当初私家轿车还没当今这样普及吧,PVC厂的所有来江阳市打劫的人可能都感兴趣起来,齐声问:“你们老板的奥地在哪?”声音洪亮。 看来,不是汤厂长说的“可能也只是其中个别人的涡屎主意”,而是抓得到屎的就抓屎,抓不到屎的灰都要抓一把。  

“奥地吗?去年刘师傅从上海接回厂,先是专门接送老板上下班。老板不到3个月就学会了开车,现在是老板自己开车上下班了——我猜测,老板是不让师傅们知道他多处居所,而且他也不常在自己家里住,住的往往是什么白玫瑰、黑牡丹、流水不腐之类香港——男人离不开的香艳之港。奥地车户头过没过户到老板私人头上我不知道。但过户是早迟的事。至于奥地停哪里,我确实不晓得。”

“你们老板家住哪里?”又是那个PVC厂长的声音:“我的座车还是14万的桑塔纳,想同你们老板换换。”

“我们老板住哪里?”应心坦说:“开初,他住宝莲纸箱厂别墅,是与宝莲农场合建宝莲纸箱厂时宝莲农场顺便给他建的;后来‘宝莲纸箱厂’当了靶子!他又在城里买了好几套房子,狡兔三窟居住。只澄溪口住房,老板请我去过。其余听说还有北苑山庄、钢窗厂别墅,直到现在他没请过我去。”

“那火锅吃了后应处长带我们去你们老板澄溪口住房参观。”PVC管材厂厂长说。

“没问题。”应心坦说:“放下筷子我就带你们去。”

刘师傅也示意学珍、学勤、玉娇快吃。

周学珍低声说:“我们别慌,让他们先走。结账时碰在一起反而尴尬。”

星期一,刘师傅与别人换了上午班,他要尽早的告诉汤厂长:“PVC管材厂一伙在打他奥地的主意。” 至于应处长与PVC厂说他汤厂长贪污腐化,是应处长应向纪委举报,由纪委处理的事。

汤厂长没按习惯8点到厂,直到快12点还没到厂,一整天都没来厂。

星期二汤厂长到厂了,说:“昨天我刚开车出车库,PVC厂的三四个人就踊向前栏下我的奥地,叫我下车商量件事。一个PVC厂职工啪啪给我左右两耳光,说:‘坐副驾位去,规规矩矩坐好。’结果把我开到宜宾去旅游了一趟。到了宜宾,PVC厂的厂长说:‘抱歉,你自己乘大巴车回去。’甩给我10元钞票。哈哈,昨天去宜宾游了一趟。”

刘师傅仍记住要告诉汤厂长PVC厂在打他奥地的主意,抽空走往厂长办公室,路上已听说汤厂长的奥地被抢。踏进厂长办公室,问:“厂长,你的车被抢了?”   

“胡说八道。”汤厂长说:“PVC厂借去用几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动态更新×最小化

手机版|Archiver|庶生互动 ( 京ICP09060326 )

GMT+8, 2017-6-28 01:20 , Processed in 0.06710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