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庶生互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94|回复: 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新编辑学研究的提出、及其伟大编辑提法的由来 [复制链接]

董忠华 发表于 2017-5-10 03:45:28 |显示全部楼层 | 打印

新编辑学研究的提出、及其伟大编辑提法的由来

(中国天津汽车齿轮厂退休工人)董忠华

《新编辑学研究的提出》是《董氏整体哲学》所包含的十个新的思想学说之一。

《新编辑学研究的提出》是人类社会自身的历史发展到(自中国的文革结束以来的)现实人类社会这一特定历史阶段的必然产物。只反对编辑误国是他(作者)的宗旨。只反对编辑误国是他的一大发现一大理论贡献和一大历史使命。寻找伟大编辑+只反对编辑误国+帮助编辑老师成为伟大编辑是他的历史责任。

而作者之所以能够研究出这一门新的学科,是因为它完全源自于作者的亲身生活体会:三十多年来,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工人业余理论探索爱好者,我深深的感到一个小人物要想发表学术界老师们还没有研究到的研究成果实在太难了,进而对编辑老师队伍的现状(确实存在着常人编辑、伟大编辑、罪人编辑)以及编辑误国所造成的对社会进步的巨大危害性(必将导致阻碍学术研究、人类认识、主导理论、人类社会的正常发展)有着切身的体会,正是这一体会引发了我对编辑工作及其有关的全部内容做了专门的研究。

    下面就将他的产生之源(完全源自于作者的亲身生活体会)向大家作以简单的、具体的、系统的、明确的、易懂的、(符合《董氏整体哲学》提出的“真理观”的)介绍,以供大家做各种评议或共同研究之用。

1.作为文化大革命中的第四者(冷静思考者),从我所理解的毛主席思想的核心是“老三篇(一心为人民)+实事求是+解放全人类”这一高度出发,通过运用我所特有的“生活体会的理论推导”方法——早在一九八零年一月,我就曾写《试论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发展的历史行程》一文(笔名求向实)。一九八一年五月,我又给党的领导同志(邓小平副主席)寄上我所写的《文化大革命总结》一文。在当时,我就意识到,我的这两篇文章特别是我对文革的总结肯定是当时的人们所写不出来的。

2.继而在一九八三年五月十二日,我就通过《参考消息》所登载的一则短短的关于日本学者研究成果的介绍,意识到了我的研究成果已经走在了世界前面,由此就认定了我的每一篇文章理应得到正常的发表。在当天,我就给《参考消息》写了短短的几句话,希望《参考消息》能够以“读者来信照登”形式把我的研究成果发表出来。遗憾的是,未能如愿。

3.以后我又深深的体会到,在我们的学术界编辑老师的队伍中,确实存在着伟大编辑、罪人编辑、常人编辑。(比如,我说过《争鸣》的贵辑全,《潜科学》和《思维科学通讯》的林学谛、田运,就是这样的伟大编辑老师。)

4.以后我又深深的体会到,我的研究文章要想得到正常的发表是很不容易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其最根本的原因实际上只有一个:这就是在许多编辑老师的心灵深处,深深的隐藏着一种看不起小人物的心结:他们不相信我这个小人物竟能研究出学术界老师们所还没有研究到的东西。而对我的文章的不给发表,实际上只是这一心结的各种不同发展所致。

5.我还深深地体会到,如果我的研究文章一直能够得到正常的发表、并从而能够给理论界师长们的理论研究起到一个提醒作用的话,那么我的全部研究成果很可能早就由理论界师长们提出来了,再加上他们对最高领导人的主导理论的影响作用远远的要大于我,现实中国和现实世界就很可能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了。

6.我还深深的体会到,在现实,我的文章要想上达天听,是很不容易的。因为现在的编辑(中介、智囊)同毛主席时代的人不一样,他们对最高领导人往往缺乏绝对的忠诚(留个心眼)。

7.所以我说过,我的文章最多也只能起到一个帮助他们成名成家的作用,也就是俗话所说的替人做嫁衣、为别人搭人梯。即使这样,我也是十分高兴情愿的,因为这客观上对社会进步有好处,总比被人封杀了让他自生自灭要好。

8.由此我又体会到,只有两种人会做封杀我的文章发表的事:一是理论创新骗子(明知他自己或理论界老师们没有我研究的高,为了维护他们自己的面子或别的目的);二是小小的政客(某个方面的掌权者,同理。他们的特点是把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学术关系变成了政客之间的政治关系)。

9.据上总和,所以,我以后写文章,总爱写上一句“我的这些研究成果是大家所还没有研究到的”。目的就是给编辑和大家提个醒(就是起一个“一句话点醒梦中人”的作用):你要是个有学术良心的伟大编辑,一看这句话的提醒就知道应该把它发表出来;你要是一个乐于当别人伯乐的网友(伟大伯乐),一看这句话的提醒就会帮助我推荐给编辑老师并希望能把这篇文章发表出来;你要是一个追求真理的读者,一看这句话的提醒就能知道应该从这方面进行新的研究。否则必然反之。

10.请注意,在我的文章中,我是把伟大编辑同伟大伯乐等同看待的。我对伯乐也有自己的专门研究。在我三十多年来的业余爱好过程中,我也曾遇到过伟大伯乐老师,比如,我们厂(天津汽车齿轮厂)当年的高书记,他曾三次以公费出差形式支持我参加根本不会给我们厂带来一点经济效益的“思维科学研讨会”。再比如,我的网友贺老师,他曾帮助我理顺文章的内在结构使之更加让大家能够理解并符合发表的要求。在当今中国社会,能做到这两点的网友或领导是很难找到的。在这里,特以此文以誌之以向他们致谢。

11.总之,以上这就是我的《新编辑学研究的提出》的由来,就是我所说的“凡是能够发表我的文章的编辑老师都是伟大的编辑”(或伟大的伯乐老师)这句话的我的亲身体会的来由。(2017-5-10  03:22)  


我今日多次进行激活自己的邮箱登记了。翻来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动态更新×最小化

手机版|Archiver|庶生互动 ( 京ICP09060326 )

GMT+8, 2017-8-18 09:23 , Processed in 0.06088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