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庶生互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3|回复: 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村村通 [复制链接]

北雪0727 发表于 2017-5-20 07:28:26 |显示全部楼层 | 打印

荣立村村长颜宗宝打了通宵大贰,阿弥陀佛,只输了68块钱。早晨7点走出乡村茶社,望望天空雾霾,张口“呵——欠”,想忍,忍不住,又“呵——欠”。莫法,心里自语,让你打个够呗,打够了总不打了!好久好久总算关闭了嘴巴,起步回家。

“呵——”关闭的嘴巴不自觉又张开,怎么?你怎不给人雅观!他猛拍嘴巴,心中骂:“你硬要跟老子不自觉嗦!”

“颜村长,”是黄乡长叫他:“一早就喝早茶?还打自己嘴巴。咳,咳……” 连连咳嗽。

“改不了啦。” 颜宗宝说:“喝了早茶上班精神好。可是,今天茶社的茶是老板用泡过不知多少回又晒干泡的茶卖。我这嘴巴呀,偿出茶叶有问题就抗议,张着嘴巴要喝鲜茶。我拍嘴巴要它忍得一时之气,呵——欠……黄乡长,这么早就出来视察民情,听你咳了好几声,不到医院看看?我家里还有1瓶没喝完的川贝止咳糖漿,哪天给你送来。”

“啥子视察民情!” 黄乡长说:“县里对咱旋峰乡‘村村通’追得紧,要咱报方案。也难怪,话说‘要得富先修路’,路通了经济才能发展。 我出来蹓一圈看看顺便打新鲜空气。我想你荣立村与复兴村也该联通,就1公里多嘛。咳咳……我这病殃殃的身体,唉,我走了。改天再见。”

望着离去的病殃殃的黄乡长背影,颜宗宝在想:这当前是否村村通是当前村长能否提乡长关键一票,现今兴什么一票否决。虽然“一票否决”因时因地变换不同政绩,但“村村通”作为我适合提乡长的年龄作一票否决是不会变的。下届选乡长我一定争取上。乡长才谈得上起码的行政机构,才是上了正册的官。怎样才能说服复兴村联手呢?

颜宗宝左思右想,终想出一个理由:荣立村80年前李兆福当师长时建了一所中学,他到上海抗战后,至今已沦落为戴帽子小学……好,好好,好得很,有文章可做。

颜宗宝回家与老婆打了招呼即推出自行车骑往复兴村节能灯管厂。自行车驶在转山的大路上( 农村叫的大路只1米来宽且坡坡坎坎多。),虽然骑一阵推一阵甚至扛一阵,也实在只颜宗宝才有在这“大路”骑车的水平——人的各种技艺皆环境逼成,他颜宗宝的车技是长期串联打大贰而来——在偏僻的乡坝头只得你有一独门技艺那怕你一顿能吃1斤面条就会有人佩服得对你五体投地。颜宗宝在大路上骑自行车在荣立村也就是单项冠军了。否则3、4000村民也不会选他当村长。那复兴村村民不到1000人,村长胡建凡是靠办的节能灯管厂年产值2000多万讨得在灯管厂做工的300多村民喜欢选上的复兴村村长。

到了节能灯管厂,颜宗宝直接到办公室找到胡建凡。

“哟嗬,”胡建凡见颜宗宝光临,异常高兴,说:“老同学,昨晚坐磨盘?响转了想到老同学!”

“没坐磨盘,”颜宗宝说:“想了老同学3个多月了,早就想来聊聊。”

“哪?” 胡建凡吩咐助手会计兼总务胡振贵说:“到厨房去打个招呼,中午的饭菜另用盘子和大碗盛3人吃的送办公室,顺便到商店打1斤单碗。你作陪。” 摸出10元钱塞在胡振贵手中。

胡振贵知道,平日开饭,胡厂长都是自己拿个饭盒同职工一样排队打饭;今天破例,来者是受到了特别接待!说:“哪敢要厂长的钱!1斤单碗钱我出不起?况且我也‘陪客’ ” 所谓察言观色、助手的本能也。

颜宗宝见胡会计走出办公室,说:“建凡,咱俩今天出去吃馆饭。”

胡建凡相信颜宗宝是真心实意的,但更知道全厂职工都在注意自己的一日三餐,说:“今天就算了。哪个星期天你请我或我请你都要得。”

“那也行”颜宗宝想,但我不能说乡长催我村村通事,得说个大一点的长官份量才重,且得迂回说到村村通才好,于是说:“昨天我在万象城碰见县长周树青。他请我吃午饭,告诉我市六中多年任毕业班的优秀班主任何赫炬下期调咱兆福小学任初中部主任。”

“你的意思是?”胡建凡说:“你怕何赫炬要抢你兼的校长。自己设法搬正、专职管教育!”

“搬正?没有的事!”颜宗宝说:“我兼小学校长才知是啰啰嗦嗦亊多,早不想兼了!何况80年前李兆福办的是兆福中学,现已沦落为戴帽子子小学(办了初中班的小学),瞧不起!”

“你把我说胡涂了。”胡建凡说:“与80年前有何相关?”

“胡村长,”颜宗宝想,这村村通是村长的事,改厂长称村长,说:“这样给你说吧,兆福中学抗战后逐渐沦落为兆福小学,你我都是戴帽子初中班毕业的。周县长感到羞愧,趁能分享我国发展红利决心恢复兆福中学昔日面貌。”

“我还是不大懂。”胡建凡说:“你说明白点。”

“你想想,”颜宗宝说:“你儿子正在兆福小学读书。小学毕业后直接升到优秀教师任教的完中哪点不好!”  

胡建凡说:“这样说我懂了点,比那些北京、上海、成都为竞拍一个小升初就近名额花好几十万元好得多!竞拍一个小升初就近名额还带动学区房成倍成倍疯涨,老百姓既骂又恨。”

“是呀,”颜宗宝说:“我今天就专为来告诉你这好消息。但眼下还有个问题,你得把复兴村到荣立村的大路扩建为水泥公路——3公尺宽足够。你虽是节能灯管厂厂长也是复兴村村长,不缺也应该出那几个钱。”

“好的,”胡建凡说:“这村村通人人受益,但我得还要弄清楚县里、乡里补贴多少?该我复兴村出的1分钱不会少。啊,也有一个问题,老同学,现今的政府工程,不少贪官都打着公益工程旗号敛财,我要把这村村通工程哪个主持、承包给哪个建筑公司弄得清楚,工程竣工后能挖出一两个贪官也是为民除害。”

“两位村长,” 胡振贵手里握着1瓶二锅头回到厂长办公室,说:“我已给厨房交待了,马上就送饭菜来。”

跟着,厨房两个炊事员左右手各端菜盘和米饭已跨进办公室,说:“在员工的大锅菜里打的,没特殊。”将4个菜盘和一个大品碗的米饭摆在办公桌上,又将带来的筷子、小碗、酒杯递给胡振贵,说:“胡会计就费心照顾一下颜村长,我俩走了。”

颜宗宝吃了酒饭后面红耳赤,一路推着自行车回到荣立村自己办公室已是下午4点。他听到手机响,点击看是一条微信:江阳市与宜宾等其他几个市县将从四川分割与云南丽江等几个市县合成金沙省。

“他妈的,”颜宗宝骂:“造谣生事!国家为统一、团结,只有削番,哪有封番?”

“你他妈的!哈哈”颜宗宝瞬间又发自内心喜悦笑笑,倒启发老子眼下事逆向思维:不是股票市场有句话叫逆向操作吗?老子就来个逆向操作,还免得老子找胡建凡苦口婆心,说的李兆福办的是兆福中学也是道听途说捡来,写咱《江阳市志》的要我拿出真凭实据还真拿不出;说县长周树青万象城请我吃午饭添上周树青说‘市六中多年任毕业班的优秀班主任何赫炬下期调任兆福小学任初中部主任。’也是因自己女儿在兆福小学读书想入非非而已,追究起来虽不会定我什么罪但到底会影响我今后的仕途——仕途啊,仕途!老子就想上正册当乡长,然后县长,然后……”

转念一想,对对对,咦,也对!还是这造谣生事的另立金沙省流言蜚语启发给我的逆向思维来得便捷。于是颜宗宝开始做先见乡长的筹划和准备。

好几天后,颜宗宝脱下黑色人造革夹克换上十年前珍藏压箱底的中山装手提礼品盒拜访黄乡长。

“哟,宗宝。咳,咳咳——”黄乡长见颜村长上门拜访步出门外,见手中提有礼品盒,说:“格外了,格外了。”

颜宗宝把礼品盒放在乡长家八仙桌上,说:“就1瓶川贝止咳糖浆和1斤川贝母、1斤纳渓泡糖。都对你的咳嗽有好处。以后,我会另给乡长……”想到买官是不法行为,欲言又止。

黄乡长盯着颜宗宝身上穿的中山装,无话可说,久久停留。

“乡长,”颜宗宝说:“这套中山装还是我考上县二中高中那年你送我的。今天特意穿上见乡长。”

“哦,”乡长说:“记得记得,我记得。那年你在兆福小学初中班毕业成绩是第一名胡建凡是第二名。啊,一晃就10年了……那时乡长和村民就像一家人,对有出息的娃儿本就爱一些,你又为咱旋峰乡抢了状元,我才送你一套衣服以资鼓励。”心里想,可惜你在高中就一个心思让女朋友翘肚子没考上大学。

“那时我们也感到温暖。” 颜宗宝说:“乡长,你再干两个10年没问题。”

“咳——哪能再干两个10年?下一届我就不当了——一是我有慢性支气管炎,说不定还是肺癌呢,不能占着茅坑不涡屎,二是不能档住你们年青人的路——你才30岁不到。”

“乡长,我俩聊点其他事,” 颜宗宝真想送乡长到医院检查,但还是先说急迫事要紧:“前几天我收到一条微信,说我们江阳市要分裂出去另立金沙省,真的吗?”

“胡说八道!另立山头?咳咳……”乡长说:“从秦始皇中央集权起就比西方那些多党派多山头的处处认钱办事甚或打架拼命的国家好。一根棕绳还几股绞成才结实呢。有怪论说省、市、区、县、乡过少,不民主。民主,可以不同的形式体现嘛。咳,咳咳……”

“乡长这话说得对。” 颜宗宝给乡长轻轻捶背,说:“在我国决不允许多党派多山头。比如荣立村、复兴村就大可不必两个村,当初是自然聚合的村落,今天就该合成一个荣复村,反正都归你旋峰乡管。”

“这个……”乡长说:“我也想过,咳,咳——只是你荣立村近4000人年GDP才近5000万,人家复兴村不到1000人年GDP就25000多万,不好合并。”

“乡长,反过来可以这样算账给县长听,” 颜宗宝说:“荣立村与复兴村合并后人均年GDP15000元,比早前荣立村人均年GDP12500多了2500元,改变了贫困村。”

“嘿,”乡长说:“你宗宝这样说也对。这账是要好看些,可以这样算。”

“那就抓紧呀!” 颜宗宝说:“事儿定了就要办。这事儿得上报县里,要县里知晓、同意、备案。听说咱江阳市要出新版《江阳市地图》。这开年后就要竞选县级干部,听说下面的村长竞选乡长对候选人的提名是提名人亲自将签署的意见书投入意见箱?”两只眼目不转睛盯着乡长,想探探黃乡长心中要推荐的人究竟是谁?

“是是,意见箱就使用乡办原来的意见箱。”黄乡长说:“今年不搞无记名投票,敢提名就要敢署名,才是真民主。提名时间4月1号开始,期限15天。放心,放心,你关注的事我知道。”  

颜宗宝艺术性地做了乡长的工作,又想到还得请胡建凡喝顿单碗。于是用电话约请胡建凡:“胡厂长,你好: 那天你承诺的‘ 哪个星期天你请我或我请你都要得,’ 就定在下周日吧。”

“哎呀,”胡建凡说:“我实在太忙,咱节能灯管厂正在试制不用镇流器的节能灯——节能灯好是好,白光、不刺眼、省电,就是要用镇流器,百姓感到麻烦。咱要为江阳市作贡献,试制出不用镇流器节能灯。知道吗?在新加坡再用普通黄光白炽灯已属犯法。待忙过这阵子再吧。”

“同学间的承诺都不作数?” 颜宗宝说:“ 社会交往哪个还敢相信你!产品咋推销?”

“好好好,”胡建凡说:“那就定在下周日。我请你,地点定在灰洞子。先说好,不陪你打大贰。”

“好啊,”。颜宗宝说:“我请你,中午11点半准时,一言为定。咱俩只摆龙门阵,交流谈谈人生体会。”

灰洞子,传说是朱德驻军护国时的一个武器库,15年前他俩常常光顾,那还是调皮的童年时代。今天旧地重游,是胡建凡知道已办成了风景区农家乐,远地来的游客也不少,真使人感慨人生。

颜宗宝11点就到了,他要了一盘油炸泥鳅和半斤枸杞酒慢慢自酙自饮。见胡建凡来到,起身招呼:“不愧是老同学!总算来了。” 回头对老板说:“可上大蒜鲶鱼了。”

老板问:“还要啥菜?”

颜宗宝说:“不忙。尝尝你这儿的味道再说。”

胡建凡也对老板说:“不忙,不忙。”转头问:“宗宝,你今儿究竟啥事找我?我

迟到自罚三杯。” 酙了三杯酒,说:“先干为敬。” 陆续将三杯酒一一干下。

“哈哈……”颜宗宝大笑,说:“建凡老同学还是虚伪得可以,说敬我倒自己饮了”

“哈,会说。”胡建凡说:“那你也敬我,你自己饮三杯。”

两个老同学都哈哈笑,说:“酒桌上‘先干为敬’说不通,还是自酙自饮好。”

自酙自饮一会儿,颜宗宝放下酒杯,说:“喂,前几天我碰见咱旋峰乡黄乡长,他说咱旋峰乡村落多结构松散,有意整合村落。我首先就想到把我们荣立村和复兴村捆在一起合并成荣复村。我就建议你来当这个荣复村村长。”

“不不不,老同学,今天请我小酌我总算来了。”胡建凡说:“再提我当荣复村村长就是想我死;管工厂不比当村长,生产计划、原料购进、组织生产、产品销售一大摞一大摞事儿。我能把我的节能灯管厂搞得兴旺就算是对旋峰乡做了贡献。千万千万收回你的建议。你不收回,我就去找乡长。”

“哪。就亏了我来当这个荣复村村长,让你全心全意发家致富!”颜宗宝说:“任随你,你看着办。”

“大蒜鲶鱼来了。”老板端着一钵大蒜鲶鱼唱着菜名放到他俩的桌上,说:“慢慢吃。”

颜宗宝用筷子挟一颗大蒜尝尝,说:“硬的,端转去回个火。吃大蒜鲶鱼,鲶鱼的味儿就出在这大蒜上。大蒜火功不够。”

“好好。”老板将一钵大蒜鲶鱼端走,说:“对不起,回个火就是。”

胡建凡看老板离去的背影,说:“我没时间等了。下午银行、税务的都要来厂子尤其是税务要同我谈营改增事。我吃碗饭就走,改天重来过,我请你。”真就在甑子里舀了碗饭,去厨房泡上汤,找老板要了点泡菜,几口扒下饭,说:“宗宝,我把事儿先说死:真要合并荣立村、复兴村,村长你来当。要我当,我是整死个舅子都不干。你慢慢吃,我走了。”

一位时髦、华贵、矜持、30来岁的女人走在颜宗宝饭桌对面,问:“同志,你姓颜吧,颜村长?”

“是,是是。”颜宗宝抬眼望望女人,说:“小姐,同志,啥事?坐下说。”

矜持的女人坐下,说:“我是《江阳晚报》记者夏莉,主编给我采访荣立村任务。先见到你们黄乡长。他对我说:“这事儿找颜村长聊聊。哟嗬,想到这吃了午饭就去找颜村长,却有缘在这就见到了颜村长。”

颜宗宝说:“有缘,有缘。能见到夏记者我也有缘。将就吃吧。”抬眼找见老板:“大蒜鲶鱼(把‘我回火的’故意省了 ),外加一个麻辣肉片,另外来一瓶啤酒。”

“好嘞——”老板答道:“就来就来。”

“我不喝酒。”夏记者说 :“女人在外不习惯喝酒。”

  “记者擅长的就是交际,” 颜宗宝说:“交际场所不喝酒,哪采访得来文章!喝,喝喝。给你叫的是啤酒。”

“那只能勉强了。”夏记者说:“见到你们乡长时我已构思了一篇文章《荣复村校地合作丰硕成果》——据说你们荣立村与复兴村要合并,我抢先一步不错吧。 ”

“不错不错。”颜宗宝说:“你还可以写《旋峰乡村村通》  。 ”

“我从复兴村到你们荣立村都是走路过来的呢。”夏莉纠正说。

“荣立村与复兴村合并成荣复村,公交车不是就通荣立村了?”也纠正说。

夏莉想了想,说:“也对。但校地合作丰硕成果指的是荣立村与兆福小学合作使荣立村人均年GDP从12500元跃升到15000元,颜村长能多提供素材充实最好。”

  颜宗宝挟一坨大蒜鲶鱼在夏莉菜碟,说:“吃。边吃边谈。早前荣立村是穷,仅靠田土收入。我兼了兆福小学的校长后就遵循县里、乡里和前辈李兆福的办学精神“勤俭办学”,小学部的学生都让他们装配和灌打火机汽;周六周日让他们到河坝捡奇石和串玻璃项链。中学部的同学就让他们搬小粒螺蛳钉、螺蛳帽——当前各家各户用的家用电器掉了一颗螺蛳钉、螺蛳帽极难配到。既培养了学生们热爱劳动和创造成就的自豪感,所得收入又能添加学生的伙食经费。

“颜村长,”夏莉说:“你把简单的手工劳动看得这么深,真是服了你了。回去过后我专题为你写篇报道。”

“不夸,不夸。”颜宗宝说:“当个村长嘛,就是要面面都想到。不过,夏记者报道的重点最好是《旋峰乡村村通》,《荣复村校地合作丰硕成果》只是铺垫,当然,也可提到早先的荣立村成绩——一定要说明早先的荣立村。”

“趁热吃呀,” 老板走到餐桌前问:“菜,要不要再热一下?你俩只顾谈话,菜凉了。”

颜宗宝问:“夏记者,热不热过?”

“不必吧。”夏莉说:“与颜村长聊天,人是热的。”

这一顿小酌,颜宗宝中途换人——浅络腮胡子胡建凡换成体态婀娜的夏莉。他想,这地球停滞不转都行,就这样欣赏着女人小酌。他还想问夏莉年芳几何,家住何方?突然想到下午还约了场大贰,得把那天通宵输的68块钱赢回,不得不对夏莉说:“夏记者,我还有紧要公事要办,得上班了。改天再聊,聊通宵都行。”

夏莉说:“颜村长,我们是朋友了。就改天再聊。”

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能使人遐想。回家路上,颜宗宝不是想你有情我有爱的男女事儿。他自知之明,乡坝头的男人与城里的女人要你有情我有爱还得遥远的共产主义才行,王宝强与马蓉就是活生生的例证。他想的是:那天打通宵的大贰遇见乡长知道了改选下届乡长‘村村通’是一票否决;苦口婆心说服胡建凡合建村村通却又从微信中了解了无事生非的封番金沙省,自己却逆向思维轻易完成了村村通;天上突然掉下一个女记者给自己当朋友鼓动宣传,看来旋峰乡的乡长我是当定了,我才30岁不到,以后还可以当县长,继而市长,再继而当省长,再继而……越想越心花怒放。

他回家后看看家里没人,没忘今天打大贰,冲锋到乡村茶社。运气不错,上桌就连胡了3把。“老子今天再打通宵一定能把前次打通宵输掉的68块钱赢回来。”颜宗宝这样想,便天天沉迷在大贰中。

又是一天,老婆将颜宗宝从荣复村办公室拉回乡村茶社,对颜宗宝说:“他仨都到家里来找你,左等不回右等不回,我才飞跑到荣复村办公室拉了你来这儿。好了,找到你了,我走了。要回家做饭,一会儿娃儿就放学回家了。”

三个老牌搭子都说:“我们来是为告诉颜村长一个好消息,旋峰乡4月15日在县长监督下开了意见箱,提名的旋峰乡乡长候选人只有你颜宗宝。”

真的开了意见箱,旋峰乡乡长提名真的只有颜宗宝。此时县长周树青正与黄乡长慢步在旋峰乡朝往荣复村的乡村公路上。

县长说:“旋峰乡乡长候选人提名颜宗宝,是你提的。荣立村‘村村通’了吗?”

黄乡长说:“旋峰乡没荣立村了,只荣复村。旋峰乡村村通了——硬要有人记得荣立村的话,不是也通了吗?”

县长说:“原来你报的合并荣立村、复兴村为荣复村是投机取巧!”

乡长咳一声,继而阴笑,说:“啥子我投机取巧阿?荣复村的‘ 村村通’通了,旋峰乡就村村通了,县里也就村村通了。向省里也可交差了,是你县长的政绩。”

县长点点头,说:“想来你我都没不作为。” 也笑了, 笑得甜甜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动态更新×最小化

手机版|Archiver|庶生互动 ( 京ICP09060326 )

GMT+8, 2017-8-18 09:18 , Processed in 0.06321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