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庶生互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2|回复: 0
跳转到指定楼层

老婆送你 [复制链接]

北雪0727 发表于 2017-6-3 07:32:54 |显示全部楼层 | 打印

成都到江阳,乘汽车一般一天。夏大厦昨晚在成都乘的是火车,9点过上车今早7点过才到江阳安宁火车站。就300多公里,比汽车还慢。有人戏说到江阳的火车沿途“招手上”。夏大厦下车后张望,咦!汤厂长怎么这么早就在面食店吃豆浆油条?

“汤厂长,”夏大厦高声招呼:“来接我?”

“接你,没问题。”汤厂长说:“可惜我没开车来,是晨练跑步来的——自从安宁火车站通车,天天晨练我都跑火车站。来,坐下吃了早点再说。”

夏大厦进店,汤厂长再要了早点,两人边用早点边谈起工作。

汤厂长问:“这次到北京开会还顺利吧?”

夏大厦是到北京国家建材局计划管理司参加“归口管理,统一对外”会议。说:“还顺利。只参加了1个小时会议,会议上我概略回报了咱厂引进80㎡工程。国家建材局说我是打了个擦边球,我厂的项目是去年底省经贸厅批的,明确不属国家建材局今年开始的‘归口管理,统一对外’管束。给了我一个便函,凭这盖有鲜章的便函即可开展可研、贷款、用汇、对外谈判等等一切工作。我便从北京乘4天3夜火车回来了,昨晚从成都乘10点的火车回的江阳市。 ”

“是说嘛,”汤厂长说:“你回来出乎我的预料,不怪我没开车来接你。不过,也是意外惊喜的好事!免得我们的对外谈判又要从零重新起步。”

“这新建的安宁火车站,”夏大厦说:“我没来逛过,它的编组、承载、始发、仓储、客货运输量都不了解,我们即将的引进设备以及今后的产品发运都得依靠,我俩今儿就在这火车站耽搁点时间逛逛。”

“慢吃,还有点事。”汤厂长说:“市里已决定设立80万㎡工程指挥部。建委关志新任指挥长;经委计财处处长章平、你、我任副指挥长;下面的办事机构,财务处、建设处、运输处我已考虑了人选,大家都没什么争论;就是商务处我考虑了原供销科长应心坦任处长,大家争论较大,你提前回来了正好,谈谈你的看法。

“吃完了。”夏大厦放下筷子,说:“汤厂长,你给雷秘书打个电话说今天晚些进厂。我俩围着火车站散步转一圈,应心坦适不适合当商务处长,我思索整理后才谈我的看法。”

他俩走出面食店都沉默思索。夏大厦摸出香烟,递给汤厂长一支,自己也衔上一支,点燃火,猛吸一口慢慢吐尽烟雾,说:“呦!听我先讲个一代明主齐桓公与三个宠臣竖刁、易牙、开方的故事做小引:竖刁齐桓公的近臣,为了能够时时不离齐桓公左右,又不让齐桓公猜忌其与后宫有染,自行阉割;易牙,齐桓公的厨子,一次,齐桓公戏言遍尝美味,只是不知道人肉什么味道,易牙就把自己年幼的孩子烹调成美食送给齐桓公;开方,本是卫国的长子,放弃卫国储君不做,而到齐国侍奉齐桓公15年,即使是亲爹病故也不回去看一眼。”

汤厂长听夏大厦讲完齐桓公竖刁、易牙、开方的故事,懵了两三分钟,说:“应心坦不是这样的人,当商务处长不会阉割自己、不会烹娃娃儿给我吃、他老子死了也会回家奔丧。”

“呜——”一声汽笛长鸣。夏大厦说:“火车进站了。”

“怪,”汤厂长说:“你不是已下车近1个小时了,火车才进站?”

“货车,”夏大厦说:“必定是货车。往东过了农隆昌站左拐40公里的内江是2级编组站。你听,还是蒸汽机头才有这高昂洪亮的汽笛。”

“脚步放慢点,还要小跑晨练?”夏大厦顿了顿,继续说:“应心坦是个女人编组站,常引诱女人进他编组站,而他却喜新厌旧。”

“这个我倒真不懂,”汤厂长说:“你讲,应心坦又怎样是女人编组站?”

“你听我慢慢讲他的罗曼史。”夏大厦说,接着讲:

应心坦同街坊上一个皮鞋匠的女儿俞澄涟一起长大,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确实俞澄涟也是个玲珑乖巧的姑娘。直到16、7岁应心坦将俞澄涟带来厂子,我才知道俞澄涟三个字原是“俞陈年”,生父取其名意为珍藏的陈年老酒意思。应心坦认为俞陈年三字不够文雅,便改名为“俞澄涟”——那时户籍改名比今天简便得多,只要生父、生母同意、居委会开具证明就行。应心坦说:“我改‘澄涟’是澄清的水,微微泛起的涟漪。多文雅多有诗情画意” 。 我却认为“陈年”好,说:“斯守在一起的女人,越陈越香。不过,俞澄涟小家碧玉、微微涟漪、逗人喜欢,也要得。”

取名各人喜好不同而已,俞澄涟每次来厂应心坦都叫我去与其他男同事合铺,把我与他应心坦共住的一间寝室让给他应心坦与俞澄涟做二人世界的爱巢。我从没有过意见,只是担心应心坦与俞澄涟4、5年不登记结婚会原形毕露。知道吧,那时提倡晚婚晚育,况且他还没同俞澄涟扯结婚证!嘿,不知应心坦有何高招,他同俞澄涟同床共枕4、5年硬是没让俞澄涟挺起肚子原形毕露。

1967年俞澄涟再不愿向她爸学补皮鞋到江安石油钻前团做工。我同应心坦住的同一间寝室才有了我一张稳定的床铺,自觉星期一至星期六艰苦的劳作后身心也能得到休息,星期天我便回家给父母种地——我母亲开僻了我家后荒山种有蔬菜瓜果。有个星期天我算算除了给父母种地、做家务外还有点时间便一早逛进城给爸妈买日用品,不知不觉逛到了慈善241号,这是应心坦的家呀。

进去看看吧,我喊着“应心坦”跨进门。他的两个妹心香、心玉对我说:“找我哥?哪去了不晓得。”

我自己找吧,按往常与应心坦的随意关系独自爬木楼梯上阁楼。呀,应心坦猛地掀开被盖大声呵斥:“你,你你,你怎么爬上楼来了!”原来,他正同我厂女工汤萍青赤条条睡在一张我并不陌生的大床上。

“这应心坦!”汤厂长停下脚步:“一个俞澄涟还满足不了需要?”

“还另有只1个呢,” 夏大厦也停下脚步,说:“还记得78年你们要到香港考察市场吗?”

“怎么!”汤厂长说:“他从香港又带回一个小姐?在香港香港红灯区嫖妓都只能‘一龙一凤’,又吃又包是万万不可能的。”

“这你有经验!”夏大厦笑笑,说:“你吃够了吃焖了,想带回一个慢慢享用没行?”

“我不是应心坦,”汤厂长说:“不好那一杯。不过,在香港卖身的菲律宾女人多,有天我就见了他连换了3个菲律宾女人,他真是骚劲十足。带回的女人给你尝鲜没?”

“鬼扯!”夏大厦说:“我怕得爱之病。请注意我说的是‘要到香港考察市场吗?’,在你们办理公务护照时他应心坦恰好到江安探亲俞澄涟去了,你叫我找出一张他的相片给你为他办护照,记得这件事吧?”

“记得。”汤厂长说:“你俩住一间寝室嘛,又是亲密无间的好友,当然得你才能在他的箱子里翻找了。”

“我打开他的箱子,见到好些个信封。相片我是找到了,可也找到了好些还没寄出的信——草稿吧。有写给俞澄涟的,有写给汤萍青的,其中有写给砂石队调来我厂的女工王德善的——就是你也夸赞长得漂亮的王二小姐,其中几句我还记得:‘亲爱的善,我的善,我的魂儿日思夜梦见的善,昨夜我领略了你火热般急风暴雨的激情,懂得了什么是女人什么是女人的滋味。我的亲,我的爱,我的善,嫁给我好吗?’”

“不要背诵了,肉麻。”汤厂长说:“别人的隐私还津津乐道!毛老人家说过‘选拔干部不看作风枝节问题。’”

“这是简单的作风枝节问题?”夏大厦冷笑一下,说:“作风问题成捆也就养成品行——生活、工作、道德行为。好,暂不说应心坦,说说事实夫妻中的俞澄涟。”

“说吧。”汤厂长说。夏大厦点头,继续说:

你们到香港考察市场,正好是赤日炎炎的八九月。应心坦的老婆俞澄涟为了逃避艰苦的八九月野外工作来厂子探亲。当时的通讯没今天这样便捷,应心坦出囯到香港也就没即时通知俞澄涟。当然,劳动法规定的囯营企业职工单边探亲12天/年也就无法监控。

作为好友,我对应心坦的老婆俞澄涟怎么能不热情接待!我安排俞澄涟在女职工俞云辉寝室住宿,我负责一日三餐到伙食团打饭款待。这一接待就整整半个月——俞澄涟不能提前回石油钻前团呀,虽然钻前团的工人赤日炎炎的八九月都想离团探亲。钻前团倒希望俞澄涟早日回去顶上其他工人上班,但俞澄涟更怕暴露了她的双边探亲。这使我为难了,12天又每天24小时怎么混,尤其是晚饭后纳凉的时光?幸好,当时的厂长唐德明很关心职工的业余生活,在厂子下面永宁河安装了探照灯,任了厂子的职工原来的四川中学生自由泳第二名梁全智名为教练实则保护职工游泳,我才为俞澄涟买了泳衣让她晚饭后都在永宁河纳凉、学游泳。

“你带的俞澄涟穿的是泳衣?”汤厂说:“天天看差不多半裸的俞澄涟,应心坦知道后会安逸!”  

应心坦倒并没不安逸。只是你们从香港回来刚三个月吧,我听说应心坦出事了。我在他家阁楼上发现与他睡觉的汤萍靑原来是石油汽矿古矿长古开富没注册的小老婆,他应心坦与汤萍靑也是在他家阁楼上被古开富当场捉奸。

古开富想到往日的哥们义气,只象征性地暴打了应心坦与汤萍青一次。和颜悦色的茶馆谈判中古开富说:“你喜欢汤萍靑,就好汉做事好汉当,与汤萍青正式办理结婚登记。”但古开富也不是白给的,要应心坦付10万元为汤萍靑赎身——当时我厂的工资就360元/月,10万元是你我都难得拿出的天文数字!据说还是大山坪律师事务所参与了谈判和裁决的。

汤厂长津津有味听完应心坦这段故事,说:“大山坪律师事务所是注册了的阳光律师事务所呀!怎么能接见不得阳光的案子?”

夏大厦轻描淡写地说:“过去说律师‘吃了原告吃被告’,现在是吃了红道吃黑道,马克思还说‘律师希望家家打官司’呢。”

“哪应心坦承担古开富1/4年薪是怎么计算的呢?”

夏大厦说:“这个简单,古开富的年薪5万元/年;是古开富、古开富老婆、古开富儿子、古开富小老婆汤萍青4人共享,你应心坦赎汤萍青当然就承担汤萍青享用的那1/4了,另加上汤萍青的打胎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共计10万元。古开富没诉求应心坦破坏和谐家庭罪就是看在平日的哥们义气上网开一面了。”

“这些是你哪里听来的道听途说传言吧?”

“非也,非也。”夏大厦说:“是应心坦的亲侄儿黑道上人物监督了谈判签署的锤锤告诉我的。”

锤锤,汤厂长也认识,说:“那就可相信了。那应心坦怎这么憨?花10万块钱捡个漏灯盞,还要登记汤萍青做注册老婆!哪他的俞澄涟怎么处理?”

“听我说吧,”夏大厦说:“应心坦面临人生难题,要同汤萍青办理结婚证,非得处理掉俞澄涟不可——我国是不允许一夫两妻的,况且俞澄涟虽然没同应心坦注册但正扭着要做正大光明的夫妻。”接下讲了应心坦处理俞澄涟:

茶馆谈判3天以后吧,应心坦找我到他家吃饭谈心了。我以为是筹备赎汤萍青的10万块钱费用,说:“心坦,我手长衣袖短,帮不了你什么忙。”

“你想到哪去了?”应心坦笑了,笑得坦率,笑得真诚,说:“你怎么会有中国人的通病劣根性!请朋友吃饭就一定是有事相请吗?实话告诉你吧,我到香港考察市场期间,承蒙大厦老弟对俞澄涟殷勤照顾,非常感谢;俞澄涟也念念不忘那段日子你对她的情谊;我想,不至于你我兄弟共妻吧,干脆我把俞澄涟送你。反正你也带俞澄涟在永宁河游过泳,见过她的胴体,不错吧;再说你也没耍有女朋友,也说过俞澄涟‘小家碧玉,微微涟漪,逗人喜欢’;俞澄涟也说过你“夏大夏好”

“你把俞澄涟送我?”我不敢相信应心坦能够说出如此荒唐的话,质疑问。

“是呀。”应心坦说:“决非戏言。”

“她是你老婆呀!”我说:“那就是你拿你的老婆送人了?”

“我知道,我知道。”应心坦说:“我就把老婆送你。”

“别开玩笑吧。”我无言以对了,这同易牙将自己小孩烹给齐桓公吃有何区别?      

“真的,俞澄涟能同你结婚是两情相悦。我还会送你一份厚礼作俞澄涟的陪嫁。”

天啦天!应心坦怎能将青梅竹马的老婆送人?我噗嗤一声吐出包在嘴里的酒饭,说:“我一直把俞澄涟当成嫂子,要不得,要不得;贫贱夫妻不下榻,你玩过其他女人我是不会告诉俞澄涟的,一辈子为你保守秘密。汤厂长,今天我转山转水说了这么多,不外乎说竖刁、易牙、开方用不得;将青梅竹马的老婆送人的应心坦也用不得。可谓能收入《三言二拍》的《醒世恒言》。”

“你的话说完了吧,”汤厂长说:“该进厂上班了。你从北京带回的好消息,我厂引进80万㎡的一切工作及对外谈判不必从零开始即刻告诉全厂职工;应心坦任不任商务处长还需厂委会讨论。”

“好的,我俩到站长室去坐20分钟就回厂。”夏大厦说。

汤厂长和夏大厦跨进厂门,第一个迎接的就是应心坦。

应心坦说:“向正副厂长报告个好消息,西安西北建材研究所高工刘作章受国家建材局派遣来我厂协助‘引进卫生瓷项目’谈判、把关。我已安排刘工在招待所休息了。夏大厦,你是咱厂的外交部、接待联络部部长,该你接待安排的,我还以为你还要几天才回厂呢。现在你回厂了,该你接待,我没事了。”

“都接待一下,”汤厂长看看手表,说:“10点过了,应心坦你去通知劳服司准备午饭;我和夏大厦到招待所看望刘工,一会儿共进午餐。”

午餐会上他们谈了眼下的引进卫生瓷工作、通告了建陶厂的引进生产线“不属国家建材局今年开始的‘归口管理,统一对外’管束。”

刘工也异常高兴,不必重新上报《可行性研究报告》,等待批复……再报告《谈判合同》,再等待批复……再报告《初步设计》……

“好,好,好。”刘工、汤厂长、夏大厦、供销科长应心坦科长都说好。

但批件《江阳市政府对设立卫生瓷工程扩建指挥部的批复》还得等待。

汤厂长对引进工程也同时紧锣密鼓准备。

一天,汤厂长对夏大厦说:“我在劳动服务公司搞了个雅间,以后要接待的省市各级领导多得很。中午我俩就先去享受一下。”

到了劳服司雅间,汤厂长叫了个宫爆鸡丁半斤特曲同夏大厦慢慢品尝,说:“今天叫你来这雅间是看个批文。”然后将红头文件 《江阳市政府对设立卫生瓷工程扩建指挥部的批复》放在夏大厦面前。

夏大厦浏览了一下,文件说卫生瓷工程扩建指挥部的设立是构建江阳市化工、建材、名酒三大支柱产业的重中之重……接下是任命:指挥长,关志新;副指挥长,汤恩茂、夏大厦(常务)、章平;商务处长,应心坦……

浏览到这里,夏大厦对建设委员会主任关志新任指挥长表示拥护,对计经委计财处处长章平任副指挥长也没意见,看到应心坦任商务处长时瞠目结舌,张开的嘴说不出话……

“有啥不舒服的?”汤厂长问:“你是常务副指挥长呀!”  

“我想问,”夏大厦说:“应心坦是你报上去的名单?”

“不是。”汤厂长说:“关主任问我:‘商务处长名单怎么报的空缺?’我说:‘考虑过一个人,但未定……’我不好说你对我揭过应心坦的隐私,何况毛老人家说过,作风问题小节,选拔干部要看大节。”

关主任又问我:“对外谈判是否马上开始,时间紧不紧,应心坦业务能力如何?”

我说:“紧呀。夏大厦已同外商有了意向性接触,立即就可正式谈判。”

关主任又问我:“你考虑的人选是哪个?”

我说:“现任我厂供销科长应心坦。”

关主任又问我:“应心坦业务能力怎么样?”最后自己说:“应心坦我了解,业务能力确实不错,去年还帮我儿子买了辆出囯人员才有指标买的本田125。就应心坦吧。”

汤厂长推卸责任说:“关主任同我和应心坦一同去的香港,他的出国人员购买免税商品大件指标在香港已用了,买的是一台31英寸的松下彩色电视机。应心坦在香港没用,回国后可在出国人员免税商店购买大件一件。”

夏大厦面对红头文件还能说什么呢?

请看笔者的小说《劫车》,           

               

            

                        

        


关键字(标签):老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动态更新×最小化

手机版|Archiver|庶生互动 ( 京ICP09060326 )

GMT+8, 2017-8-18 09:16 , Processed in 0.06579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