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庶生互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205|回复: 3
跳转到指定楼层

创造中国历史(二九):一个严重匮乏审视历史能力的民族 [复制链接]

黎鸣 发表于 2012-5-1 11:11:41 |显示全部楼层 | 打印

创造中国历史(二九):一个严重匮乏审视历史能力的民族

——苏格拉底:不经过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

——中国人严重匮乏审视历史的能力

——中国人的历史永远都在不死不活地继承着

——为什么中国人严重匮乏审视历史的能力

——因为中国人只具有经验实像的目光

——而完全丧失了先验真理抽象的目光

——也同样丧失了超验理想想象的目光

——人类审视的目光即是先验真理抽象的目光加上超验理想想象的目光

——又可以称之为透过现象看到事物的客观必然性存在本质的目光

——中国人的历史目光呆滞,严重匮乏审视的目光

——中国人看历史永远都只看现象,丧失了抽象和想象

——对于现象后面的本质,中国人,包括中国史家全都是瞎子

——所以中国人写作的《历史》是不能形成真正历史学“知识”的历史

——什么是真正的历史学“知识”

——真正的历史学“知识”即能够透过历史现象看到其中客观必然性存在的本质性的东西

——只有形成了“知识”的《历史》才能够具备真正推动历史进步的力量

——中国人写作的《历史》是形不成历史学“知识”的伪历史

——为什么?因为中国人严重地匮乏审视历史的能力

——是什么让中国人如此无能

——孔儒的传统摧毁了中国人的先验真理抽象思维的能力

——也同样摧毁了中国人的超验理想想象思维的能力

——丧失了先验真理抽象和超验理想想象思维能力的中国人

——不可能创造具有客观必然性的“知识”

——不具备客观必然性“知识”的《历史》是伪历史

——中国史家写作的《历史》基本上都是伪历史

——只具有经验实像思维的中国人永远都只能是个僵死的儒家教条的“人云亦云”者

——说到底,中国人是一个不长脑子的民族

——不长脑子的中国史家只会讲历史故事,创造不了真正的历史学“知识”

——没有真正历史学知识的中国人永远推动不了自身历史的进步

——正因为不长脑子,中国的历史千篇一律,如同中国人的生命,丧失了创造知识的精神

——是谁让中国人不长脑子

——是两千多年来垄断了中国人的意识形态的孔儒

——今天的中国人还要继续“尊孔读经学儒”吗

——那就是让自己永远不长脑子

——不长脑子的民族,即是一个永远都在实行“精神自杀”的民族

——两千多年尊孔的民族实际上就是一个实行了两千多年的“精神自杀”的民族

——面对大量如此“尊孔读经学儒”的我的亲爱的同胞们,我真是“苦不堪言”

                           

人的一生,应该是始终都在进行理性思考的一生。正是因此,苏格拉底说,不经过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也就是说,不动脑筋的生活,只能是动物、畜牲的生活,而不应该是人的生活。是人,就应该过人的能够经过审视的生活,而凡是不能过人们自身经过了审视的生活,就都不应该称之为人的生活,而只能称之为动物的、畜牲的生活,如此动物的、畜牲的生活是不值得人类去过的。

然而非常可悲的是,认真地阅读中国人的《历史》,我们都可以非常明显地发现,所有中国《历史》之中所记录的中国人的生活,几乎都很难看到中国人对于自己《历史》之中的生活,是真正经过了自己的审视的历史中的生活。

何为“审视”(生活或历史)?我认为“审视”(生活或历史)即是动脑筋通过真理的(显微的)透镜去抽象地“审”,动脑筋通过理想的(放大的)透镜去想象地“视”作为过去的中国人的生活的记录,也即所谓的中国《历史》,这样才真正有可能发现我们历史中的前人生活之中的大量不合理的东西之中的最关键的问题,发现其中真正严重地阻碍了我们的历史前进的最本质的问题。这样一来,我们才能够真正具有(知识的)力量去推进自己当下(现在)所过的乃至未来将要去过的历史中的生活,并从而也即实际地推进了中国人自己的历史,包括也推进了对于这种历史从事记录的《历史》(学说、知识)的自身。

人类为什么必须要有《历史》?这是因为人类只有在阅读和审视过去《历史》的过程之中才能发现历史之中问题的本质,或者说才能发现在其中可以起到促进当下和未来(历史)的关键性作用的问题,从而人们才能够以有限的(求知的)努力去达到推动几乎无限的人类(社会)生活的进步的效果。在这里正是突出地体现了推进社会历史进步的人类后天求知的知识的力量。换言之,只有经过了审视的《历史》才是有可能形成真正具有推动社会生活进步的(知识)力量的《历史》,因而也只有这样的具有“力量”的《历史》,才能称作真正的历史性的“知识”。

中国人的历史为什么在过去的两千多年来的过程之中竟然没有丝毫的进步?这究竟是因为什么?我的观点是非常明确的,即是中国人彻底地丧失了审视自己的历史的能力,因此,中国人根本就不可能真正发现处于自身历史之中的最最关键性的问题的实质。这样一来,中国人的历史也就像中国人的生活一样,全都只能认命,认人们永远无法抱怨并从而更无法追究的上天给予自己的命运,此即孔儒所谓的“天命”。说白了,所有的“尊孔读经学儒”的中国人全都是宿命论者,全都是撞大运者,全都是完全盲目地丧失了自己头脑的精神上的盲人。中国人活了一辈子,终究也没有发现自己作为人的一生的最终极的价值是什么,除了孔丘及其儒家所教给中国人的“亲亲尊尊长长”的所谓生活的“价值”之外,根本就不再具备任何的“真的、善的、美的”其他的精神的价值,包括其中尤其重要的信仰的、求知的、爱自由的智慧的精神的价值。

中国人虽有《历史》,然而所有的《历史》全都是按照孔丘及其儒家所教导的“令乱臣贼子惧”的《春秋史》,而根本就没有能够真正经过了每一个中国人自己的审视而具备了真正客观必然性的“知识”的《历史》,甚至写作了《历史》的史家本人也同样不懂得如何去审视自己所写作的《历史》。说到底,中国人的所谓《历史》,全都是为了历代帝王将相们“传名”、“作颂”的个人“奋斗历程史”,是他们之间的相互杀戮史、阴谋史、谎言史,以及他们之中某些人最终的“发迹成功史”。在近代西方文化,西方历史著作进入中国之前,中国人根本就不知道人类的历史居然还能够具有任何的“真理”、“规律”、“逻辑”可言,传统中国的文化人,甚至中国的“史家”们,除了能够讲“故事”,或者叫“说书”之外,根本就无能创作出任何可以具有真正历史性“知识”的称作《历史学》的东西来。

我在前面的文章之中实际上也早就谈到过,自从司马迁的《史记》以来,或许还应该说得更早,自从孔丘的《春秋》以来,中国的《历史》就只能有“故事”而没有“学说”,就只能有“文字记录”,而根本就没有任何关于真正人类历史性“真理”、“规律”、“逻辑”的揭示。写作《历史》的人们自身尚且如此,看《历史》的中国人就更加是只能如此。更重要的是,中国人的这种严重匮乏审视历史的力量的无能,更普遍到了严重匮乏审视自己生活的力量的无能。一个严重地匮乏审视自己生活的力量的人,实际上就是一个完全头脑浑浑噩噩的人。

说到底,凡是接受了“尊孔读经学儒”的“文化传统”的中国人,实质上就几乎全都是完全头脑浑浑噩噩的人。不要说中国的过去,即使观察大量现在的中国人,其实也几乎如是。我不是诅咒我亲爱的同胞,而是非常非常地心疼我亲爱的同胞。我请问:你们真是有能力审视自己所过的生活么?并再请问:你们又是怎么进行审视的呢?其实,对于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我都是持怀疑和否定的态度的。为什么?因为中国人接受孔丘及其儒家的“文化传统”实在是太悠久、太漫长、太盲目、太丧失了自己的任何一点清醒理智的认知了。

为什么说,凡是深深地接受了孔儒“文化传统”的中国人都必然地全都会严重地匮乏审视自己的生活的能力,全都会严重地匮乏审视中国《历史》的能力呢?

我的回答其实非常地简单:因为孔丘及其儒家的意识形态,完全都只给予接受了这种意识形态的人们以惟一的一种“目光”,什么“目光”?仅仅经验实像的目光,这是一种完全从现象到现象的目光,而根本就严重地匮乏能够透过现象到达一切事物的本质的先验真理的抽象的目光和超验理想的想象的目光。我可以完全肯定地说,一切“尊孔读经学儒”的人们的目光,全都是死心眼仅仅从现象到现象的完全无“神”的目光。什么是人们的目光之中的“神”,这个“神”只能来自人们的先验真理的抽象和超验理想的想象的思维的“精神”,没有这两种最基本的“精神”的人们的目光,就只能具有完全无“神”的永远呆滞的目光。凡是目光呆滞“无神”人们,都将永远不可能发现事物的真理,更是永远都不可能发现贯穿事物的逻辑,包括逻辑的结构、逻辑的程序和逻辑的目标。也正是这种原因,中国人永远创造不了属于自己的真正人类的“自然科学”,乃至所有一切的“科学”,包括社会科学、心灵科学。

中国人啦,我亲爱的同胞们啊,两千多年来的孔丘及其儒家的意识形态对于中国人的精神的垄断,真正是中国人漫长历史之中的巨大的祸害呀,我今天所讲到的中国人严重地匮乏审视历史的能力,实质上即是中国人的历史永远都无法真正向前发展、向前进步、向上升华的最最最最关键的问题呀。

什么是中国的孔儒?什么是中国孔儒的“文化传统”?什么是中国孔儒的“价值观”?什么是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我对于所有这一切问题的回答都是:中国人的“精神自杀”。

我希望我的回答能够真正让你震惊,而不是一般的惊讶。

说得非常不好听一点,中国人两千多年来的《历史》,由于全都在“尊孔读经学儒”,所以全都是中国人在盲目地进行“精神自杀”的历史。这就是我今天文章的结论。2012,3,21.

照片之7 118.jpg
关键字(标签):中国历史, 民族, 能力
因“杂”而论道
董忠华 发表于 2016-9-29 11:22:21 |显示全部楼层
要说老师的学问也真大。的确让我佩服。但是老师是否意识到,您和专门研究孔子的老师们的思维方式实际上是一样的。并且大多数中国人的研究方式也都是一样的,都是通过研究某一个专科来做学问。正是这一研究方法造成了中国文人最大的不足:在理论研究上习惯于搞门派之见,党同伐异;永远提不出自己的新思想从而只能是相互之间争论不休而不可能实现对一切门派的共同发展。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一方法不可能做好要善于向每一个人学习。中国的文人大都有一个特点:有抱负;特别是喜欢自己的学生比他高明,能为他争光。这当然是好的。但是,我寻找了几十年,几乎没有找到一个能够喜欢我这个研究到了比他还要高的小人物的老师。为什么?不是他没有水平看出来我的研究要高于他;而是他看出来了却又容不下我,所以对我进行封杀。这种中国文人的存在,几乎是不分国界的、政见的、学派的(尊孔子、尊老子、尊马克思、尊毛主席、尊邓小平)。您说这又是为什么?极端自私:所谓的有抱负,喜欢自己的学生比他高明均出于自私的目的。正是这一极端自私造就了现代中国文人的“褒上媚外欺小”缺乏追求真理的品质这一最大不足的特点。
我今日多次进行激活自己的邮箱登记了。翻来覆
董忠华 发表于 2017-3-19 10:28:34 |显示全部楼层
许多学术界有大学问的老师们都认为,中国出不了大思想家怪中国历史和社会制度。这是没找对原因。道理很简单:人的思想是宇宙中最为自由的东西,没有任何力量能控制住他。中国历史和社会制度也控制不了他的自由思考。举例来说,一个大学者,即使在文革中你也一样能够进行自由思考么,如果当时你真这样做了,现在你又成了世界有名的大精英人物,完全可以把你的思考结果发表出来,并成为大思想家嚒。为什么你做不到这一点呢?还是怪你思考的路子不对头——不符合理论创新尖子的产生和发展规律。比如,巴金的思考结果是建立一个文革博物馆;有位大学问家的思考结果是写了一部牛棚日记。我完全理解佩服他们的学问和同情他们的遭遇,但是这毕竟不是大思想家的作品么。所以,一个人能否成为大思想家,同中国的历史和社会制度没有什么关系,关键在于自己的思想自由度解放的大小:用我的话来说,在于能否做好“立论为公”,“要善于做好向每一个人学习”,能否具有“让每一个人都成为社会实际主人共同管理社会”这一最大的爱心(把自己的遭遇同对每一个人的最大爱心结合起来思考)。
我今日多次进行激活自己的邮箱登记了。翻来覆
董忠华 发表于 2017-3-19 10:55:09 |显示全部楼层
再举一个例子:在文革中,我们还为教师待遇低呼喊过,可如今有哪一个老师为我们工人和退休工人呼喊过(他们只知道自己应该多得,并想法多得),这就是二者的不同:人的爱心大小不同。只想着自己应该掌权发财的人——和爱心小的人是成不了大思想家的,因为他没有包容天地人的肚量。
我今日多次进行激活自己的邮箱登记了。翻来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动态更新×最小化

手机版|Archiver|庶生互动 ( 京ICP09060326 )

GMT+8, 2017-5-24 00:45 , Processed in 0.071698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