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庶生互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343|回复: 9
跳转到指定楼层

致网友:如果我是编辑或大学校长 [复制链接]

董忠华 发表于 2013-1-10 15:55:59 |显示全部楼层 | 打印

致网友:如果我是编辑或大学校长

董忠华

1)我在《假如我是清华大学校长》一文中曾说过,如果我是编辑或大学校长,不管我是否同意你的看法,也不管发表你的文章对我是否有利,只要你的文章有新思想的提出,我都会把它发表出来,并写上一段简单的编辑按,把它推荐给世界。

目的是:一是让它得以出生从而能够存在于世上(因为他如同胎儿一样有“生的权利”);二是让它有机会接受大家的各种评说,并让你作为作者有机会回答大家所提出的各种问题(因为你有同大家对话以共同交换看法和共同进行研究的权利);三是让它有机会接受历史实践的检验。

因为这三点都是你作为新思想的提出者应该享有的所以也是谁也不能剥夺的历史权利。因为保障你这三个权利的实现是我作为编辑应尽的历史责任。因为保障你这三个权利的实现对整个社会的进步和愿意社会走向进步的任何一个人都只会有利而不会有害——至于你的研究成果能否经得住大家的评说和历史实践的检验(即生命的长短)这同你应享有的历史权利和我应保障你的历史权利这都是两回事。

2)我还从来认为,编辑发表作品只有一个审查权:就是审查它是不是提出了新思想,因为新思想不是谁想提出就能提出来的,而是只有经过一定的研究才能够提出来的。因为真正能够提出新思想的文章毕竟很少——编辑要做好这一审查其实很容易;如怕看不准可以同作者交换看法解决。

我还从来认为,编辑没有审查这个新思想所谓的“是否正确或伪科学”的权利。这不是说新思想就一定正确。而是因为新思想就是以往至今人们所还没有提出过(或还没有研究到)的思想,人们(不管是多大的专家还是权威)对他不理解是完全正常的。既然不理解又怎能审查他是否正确呢——也正因为这样,所以更应该把它发表出来,以供大家共同研究之用并给其(连同大家对其的共同研究一起)最后接受历史实践的检验的机会。

3)以上就是我所提出的“每一个人的新思想都应该及时的无条件的给与发表”的应有之义所在。

4)现在的问题是,在我们中国大陆,能够做到这一点(能以平等之心对待小人物的理论创新研究成果特别是理论创新尖子研究成果)的编辑很少——我已经寻找了十年,还没有找到一个。你再讲道理人家就是不予理睬。这不是人家不知道这样做有错,而是人家认为我就这样做你也拿我没办法。这是一个很无奈的事。怎么办?我的看法是:你还是先想法把他正式发表出来。自费发表也是一个选择。其他的事以后再说。要不怎么办呢?(2013-1-9

-----------------------------------------------------------------------------

事有凑巧,我刚给网友留下这一留言,过了不多时间,就听到中国之声播出了一条消息:清华大学这三十年来培养出了93名(或84名)亿万富翁。

听到这一消息,我就想到,我还想补充一点的是:清华大学除了有这么大的能“引以为荣”的贡献之外,还做了一件最不光彩的耻辱事,就是封杀了我在2010610日(和72日)寄给《清华大学学报(哲社版)》的《新社会发展学——暨社会管理结构学的提出》一文的发表。

据我研究,这是一篇世界各国至今还没有人能研究到的我的这一高度的文章,因而完全是够得上“理论创新尖子”级的研究文章。对于这样的文章,不给发表是没有一点道理的。这只能说明该刊的编辑老师在取稿方面存在着一个极其阴暗的心理——就是不喜欢发表像我这样的小人物能研究出高于他们的研究成果——就是用封杀我这个小人物的理论创新尖子的文章来维护自己作为名校在理论创新上的虚假高明。这无疑是一种极其自私的取稿心里。

我不反对清华大学能以培养出中国最多的亿万富翁为荣。我只希望清华大学在以此为荣的同时,也能以要求自己绝对不做一件耻辱事为荣——并教育自己的学子在以争当亿万富翁为荣的同时,也能以要求自己绝对不做一件耻辱事为荣。(2013-1-10

-------------------------------------------------------------------------------------------------

附:当年我寄稿时发给《清华大学学报(哲社版)》编辑老师的一封信。

编辑老师:您好。

         2010-6-10曾给贵刊寄上《新社会发展学——暨社会管理结构学的提出》一稿。

         今去信,一是(再次)请求贵刊能协助发表此稿。二是再给贵刊附寄上二稿(《新社会发展学的提出的现代理论价值》、《基因论证式的论文写法研究》),以供贵刊参考。

         我投稿贵刊的目的,是想找到一家只看重追求真理——稿件的研究价值;而不只看重版面费、也不抱任何偏见的刊物。我不反对收取版面费,但不赞成只看重版面费。我希望能得到稿费,也可以不要稿费,但我付不起版面费。

         拙稿的理论研究价值是每个理论界的师长们都能看得出来的。

         我相信,拙稿的研究价值决定了:发表拙稿,是只会为贵刊带来光荣,而决不会带来耻辱、也绝不会带来麻烦的。这也是理论界师长们都能看得出来的。

         请求贵刊能给个答复。谢谢编辑老师费心。董忠华2010-7-2

我今日多次进行激活自己的邮箱登记了。翻来覆
草一林 发表于 2013-1-11 16:34:09 |显示全部楼层
董老师:
      发表文章,不一定非得要在什么学报上发表。一个杂志社,在征得原创作者同意后,才有权利刊载作者的文章。如果非经原创作者同意,刊载了原创作者的文章,那是侵犯著作权的。另外,如果原创作者同意,杂志社也有权决定不予刊载,这是杂志社的权利。
       文章的发表,是说,文章的内容公诸于众。让公众能知晓作者的内容。现在,是互连网时代,你完全可以在各种论坛上、博客上发表你的大作。你还可以搞圈子,开微博。你还可以写成英文的,找外国的杂志社发表。
          祝老师,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你的学生。
诸葛亮小聪明诡计多;司马懿大智慧大棋局平时对付耍小聪明的多。
董忠华 发表于 2013-1-13 16:24:46 |显示全部楼层
草一林 发表于 2013-1-11 16:34
董老师:
      发表文章,不一定非得要在什么学报上发表。一个杂志社,在征得原创作者同意后,才有权利刊 ...

谢谢老师指导。我理解老师的好意:让我别为因对此事有误解而费心。但我认为:
(1)首先,博客发表不能算是正式发表,因为人家一删除就没了。你自己想找也找不到了。根本没有任何保障。
(2)另外,联系上一点,再联系学术界的腐败,不是我多想,试想一下,如果有人把我发表在博客上的文章改头换面后再用自己的权力发表在正式刊物上,我也根本无法知道。如再把我的文章删除,即使我看到后也没有证据。
(3)据我研究,现在发表文章的各项规定,实际上是在.编辑对作者首先有绝对的权力(可以任意选稿)的前提下:用他们的高智慧,精心编制的一种潜规则(我真替她们可惜,大聪明会用在这一地方)。其权利是很不对等的——由此就可见,其目的只能是:专门用来排斥小人物研究成果的发表的——是只让学术界的权威们有权利发表,并且还给稿费。而对于比他们研究的要高的小人物的研究成果,他们则可以以此为理由不会发表的。比如:
1.不准一稿多投。实际上,你不一稿多投人家也不给发表。人家审稿一等得几个月,你等待几个月仍是不给发表。试问,你的一生即使都用在等待一篇文章的发表上,也不一定能得到发表,你受的了吗?这是何等残酷的折磨小人物的规定啊。
2.在网上发表过的不给发表。实际上即使你的文章没有在网上发表过,人家也不给发表。
3.签订版权协议。实际上即使签订了,人家也不给发表。
4,还有种种别的规定。比如,格式不合规定。很简单的事,我作为业余爱好者不懂这些电脑知识,你编辑帮助一下就能很容易解决了。以此为理由不给发表合适吗。
上述种种规定,说明白了,就是出自于一个极其自私的目的——为了让自己有理由排斥比自己研究的要高的小人物发表文章。
5.三十年来,我为了寻找发表的地方,一篇文章常常复写六份,好寄给多家刊物。如此不知多耗费了我多少精力和邮资。
我今日多次进行激活自己的邮箱登记了。翻来覆
董忠华 发表于 2013-1-16 10:47:03 |显示全部楼层
[删除] 董忠华.blog 回复王生梅.blog: 刚刚

谢谢老师的支持。这么些年以来,我只得到了老师一人的坚决支持。学术界的老师们能支持我的这一看法的人很少。这好比是:学术界的老师们说起来都很赞成伏尔泰的“即使我不赞成你所说的每一个字,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发表新思想)的权利”这句话;但是真正能做到的很少。至少在中国很少。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以下也是原因之一:
知识是人创造的。但原有知识最多的人不一定创造知识也最多。实际情况常常是这样的:理论创新尖子常常是原有知识不太多而(在一定历史时间内)创造知识最多(或最高)的人。而我们学术界的老师们却往往难以接受这一点。

[回复] [删除] 王生梅.blog 说道: 1天前

您的誓言非常好。代表了时代的呼唤。我坚决支持您。
我今日多次进行激活自己的邮箱登记了。翻来覆
明明亮 发表于 2013-1-16 11:29:42 |显示全部楼层
董先生:
关于这文章发表,作为技术方面的文章,这作者的名声确实会有一些影响,但许多杂志送审时是不具名的。当然,主编是审稿的第一关。那些语句太差,文章编排太差的可能会在这第一差就淘汰了。过了这第一关,第二关是行业内专家评审。一般是两位评。两位一致通过就通过,修改后发表就请作者修改后再发表。如果一至不通过,那就淘汰。如果两位专家评审意见不一致,那得再增加专家评审。这个本人还知道一些,也时常评审一些他人的文章。这非技术性的文章,特别是政论性的文章是如何进行评审的本人就不知道了。相信会有更多的要求。
董忠华 发表于 2013-1-17 11:33:06 |显示全部楼层
明明亮 发表于 2013-1-16 11:29
董先生:
关于这文章发表,作为技术方面的文章,这作者的名声确实会有一些影响,但许多杂志送审时是不具名 ...

谢谢老师的真诚指导。使我对审稿的程序有所了解。我也的确不懂得这一审稿程序。但我之所以要提出“编辑误国”这一新名词的原意是:
1.是专指学术刊物发表理论研究的稿件而言。编辑是通指一切有权决定稿件发表的人物而言。
2.我认为,这一刊物应以做好“把每一个人的新思想都及时的无条件的发表出来”为自己的最高职责。这是因为,不同思想可以分为三种:各种新思想看法;主导理论(专指宣传主导理论的文章);不同政见(未被主导理论采纳的各种不同看法)。一本刊物因版面有限,不可能做到所有不同看法都给于发表;但新思想应该及时的无条件的给于发表——因为新思想是前人没有提出过的思想,并且它对学术研究、人类认识、主导理论、人类社会的正常发展最为重要。
3.对稿件编辑只有审查是不是提出了新思想的权利。编辑要做到这一点实际上很容易;如不是新思想应告知作者哪年哪时谁谁曾提出过这一思想;如怕看不准可以同作者联系。
4.编辑没有审查这一新思想是否正确或者是否是伪科学的权利,道理很简单:新思想是前人没有提出过的思想,任何人对其不理解是完全正常的,既然不理解,又怎能审查其是否正确。更何况“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5.上述道理实际上是每个编辑都能懂得的。既然懂得,就应做好,不能做好实际上必有私心。
6.记得有一次,我曾问过一个编辑老师,这位老师告知我:你的文章是真正研究文章,我对此印象很深。只是这样的文章要想发表需要有专家们审定批准;现在没有这一机会;什么时候有机会说不好。我所不能理解的是,其他理论界的专业老师发表文章是不是也要专家们批准呢?由此可见,我的文章之所以不能发表,实际上只有一个:就是因为我的研究要高于理论界专家们的研究。
我今日多次进行激活自己的邮箱登记了。翻来覆
明明亮 发表于 2013-1-21 16:14:31 |显示全部楼层
董忠华 发表于 2013-1-17 11:33
谢谢老师的真诚指导。使我对审稿的程序有所了解。我也的确不懂得这一审稿程序。但我之所以要提出“编辑误 ...

编辑一般只知道大概的知识,即便有较深的某一方面的知识,因涉及面广而对其熟悉专业以外方面也只能是大概了解。所以这审稿的主因素还是在审稿专家手中。所以如果这审稿专家是一位负责任者的话,如果自己对接受到的稿子并不很熟悉则应该转至自己了解的对此稿子内容比较熟悉之专家并告知编辑部,也可直接退回编辑部并说明情况。如果对不了解内容进行审核,那自然是对投稿者的不负责任。但现在不负责任的人是很多的,所以很难保证好文章一定能通过审核。关于内容方面,具有新思想是一个最重要的方面,具有新思想是创新的另一个说法。自然一个新思想的让人接受肯定要有一个过程。新思想出现时并不是个个专家能接受的。同样的一个新思想或者新观点,不同的专家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看法与评定结论。所以一个新思想新观点的出现也常常并不能审核通过。
董忠华 发表于 2013-1-21 17:02:28 |显示全部楼层
明明亮 发表于 2013-1-21 16:14
编辑一般只知道大概的知识,即便有较深的某一方面的知识,因涉及面广而对其熟悉专业以外方面也只能是大概 ...

谢谢老师一再费心为我解惑。老师所说的我能理解。我之所以一再要提出此事,是因为据我研究,这二十年来,在绝对权力(对作者),市场经济(只认钱权)、只抬不教的合力作用下,(一些编辑身上所出现的)“编辑误国”已发展成为阻碍学术研究、人类认识、主导理论。人类社会正常发展的主要障碍。我不得不为之呼吁改正之。(编辑误国原理的发现)。
我今日多次进行激活自己的邮箱登记了。翻来覆
董忠华 发表于 2017-3-16 10:20:03 |显示全部楼层
半夜睡不着,想起了我的下面这一个预言如今是真的兑现了(这种真的兑现事实际上并不多。比如,南科大成立时,有的网友就提出三年后必出顶尖人才,就没兑现。实在幼稚)。谢谢老师们当年善意的指教,只是这些老师们太轻信一些掌权的中国文人的承诺了。积我三十多年来的业余爱好体会,我对这些文人是有深切体会的:他们的学问是很大,只是一旦他们成名成家以至掌权了,也就随之变质了:就会变成“编辑误国”者了;而究其目的只有两个:或是维护自己或自己这一拨人(学术界有大学问老师们)的面子,或是用改头换面的手法把小人物的(高于他的)研究成果变为自己的发表出来(他们要做到这一点是很容易的,并且你还找不到证据。至于他们是否有本事改头换面完美了那是两回事)。只有由此所造成的“误国”后果他们是不考虑的。所以我把他们称之为奸臣编辑、罪人编辑(最大的历史罪人)。奸臣误国从来是中国历史的一大特点。——(我的预言如下)

据我研究,现在发表文章的各项规定,实际上是在.编辑对作者首先有绝对的权力(可以任意选稿)的前提下:用他们的高智慧,精心编制的一种潜规则(我真替她们可惜,大聪明会用在这一地方)。其权利是很不对等的——由此就可见,其目的只能是:专门用来排斥小人物研究成果的发表的——是只让学术界的权威们有权利发表,并且还给稿费。而对于比他们研究的要高的小人物的研究成果,他们则可以以此为理由不会发表的。比如:
1.不准一稿多投。实际上,你不一稿多投人家也不给发表。人家审稿一等得几个月,你等待几个月仍是不给发表。试问,你的一生即使都用在等待一篇文章的发表上,也不一定能得到发表,你受的了吗?这是何等残酷的折磨小人物的规定啊。
2.在网上发表过的不给发表。实际上即使你的文章没有在网上发表过,人家也不给发表。
3.签订版权协议。实际上即使签订了,人家也不给发表。
4,还有种种别的规定。比如,格式不合规定。很简单的事,我作为业余爱好者不懂这些电脑知识,你编辑帮助一下就能很容易解决了。以此为理由不给发表合适吗。
上述种种规定,说明白了,就是出自于一个极其自私的目的——为了让自己有理由排斥比自己研究的要高的小人物发表文章。
5.三十年来,我为了寻找发表的地方,一篇文章常常复写六份,好寄给多家刊物。如此不知多耗费了我多少精力和邮资。
我今日多次进行激活自己的邮箱登记了。翻来覆
董忠华 发表于 2017-3-17 10:18:30 |显示全部楼层
昨日(3月16日)晚上的央视新闻联播正式提到了叙利亚内战6年来已经死亡了47万人。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来负呢?当然主要应该怪美国;大国之间的相互争斗也是重要原因:因为这种争斗实际上也都是从各自的利益出发的。在我看来,至少从理论上来说,最根本的原因应该怪“编辑误国”,因为早在叙利亚内战以前我就提出了解决这类问题的行之有效的具体解决办法,只是因为编辑误国的原因,世界各国领导人和联合国领导人不知道,才导致了这一悲剧发展至今并造成了如此重大的人员伤亡。
我今日多次进行激活自己的邮箱登记了。翻来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动态更新×最小化

手机版|Archiver|庶生互动 ( 京ICP09060326 )

GMT+8, 2017-6-23 18:07 , Processed in 0.06502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