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庶生互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984|回复: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喇嘛们的世界 [复制链接]

巴山野客 发表于 2013-4-8 14:19:54 |显示全部楼层 | 打印

喇 嘛 们 的 世 界


安少国◇文/纪实摄影



  格尔登寺:位于川西北高原阿坝州阿坝县城西北角的城边上。规模宏大,占地1.8平方公里。是四川境内最大的黄教格鲁派寺院,有近三千人僧众,因地名而得名。由金碧辉煌的大经堂、四个札仓、五个佛殿和许多各式各样的僧舍构成。围绕寺院四周的转经筒走廊长两公里,安装有5000余个转经筒。格尔登白塔的四周有24座小白塔环绕烘托,塔内供奉着千尊佛像,精湛的壁画600余幅,可与大型艺术展览馆媲美,游人可入内拾梯逐层欣赏。在格尔登寺,还可远眺天葬台

每次上雪域高原去草原县城阿坝,我都要去格尔登寺或其它寺庙游逛。看美丽的喇嘛庙,看众多老中青少喇嘛们的生活与学习,观察探访他们的精神世界,或与他们接触交流。从民族、文化、宗教、建筑、心灵、世俗、藏传佛教、汉传佛教等多个角度,去寻访观察:内地汉区大多数人陌生并缺乏了解认识的——藏区这些神秘的喇嘛世界。

“活佛”在藏传佛教中指在宗教修行方面取得相当成就,能根据自己的意愿而转世的人。后来一般称大喇嘛死后,根据转世制度而取得在寺庙中首领地位的继承人。“活佛转世”是指藏传佛教的首领继承制度。它以佛教的生死轮回,灵魂转世的教义为依据,以寺庙经济关系为基础。

活佛转世过程大致是这样:一个活佛死后,按照他生前提供的线索,或由寺院上层通过占卜、降神等仪式所得出的线索,在指定的范围内去寻找符合条件的婴童,而后通过一定的方法,从中选定一个“灵童”,再经过某种宗教仪式加以确认,使他作为去世活佛的转世,在寺院中继承原活佛的宗教地位。

活佛转世制度始于13世纪西藏藏传佛教“噶举派”噶玛噶举的噶玛拔希。但藏传佛教各寺庙广泛采用活佛转世制度,还是在黃教祖师宗喀巴创立格鲁派以后的事情。为了防止上层集团操纵挑选“灵童”,清代曾由中央政府规定用“金瓶掣签”法选定在理藩院注册过的大活佛,一般寺庙的活佛喇嘛则可自行寻觅转世“灵童”。〗(摘自潘桂明著《佛教大百科》,大象出版社,2005年第1版)

“喇嘛”称谓之意与获得:“喇嘛”是藏语“上师”,即汉语的“大师”之意,原本是专指藏传佛教中具有高深佛学知识和修行之功的高僧大德僧人,并非是所有和尚都可拥有此尊称的。严格意义上讲,只有由“转世灵童”而来的“活佛”,及获得藏传佛教“格西”(相当于博士类学位)类较高宗教学位,和经过多次公开的“辩经”学术大赛获胜的高等宗教品级地位及修行德行的高僧大德等,才能获“喇嘛”尊称。如公元8世纪由印度入藏的莲花生大师(藏传佛教“宁玛派”的祖师爷,宁玛派是藏传佛教中历史最悠久的一派,比其它教派产生早300年,由最早传入西藏的密教与本土的原始多神教苯教融合而产生的一个教派,该派僧人均戴红帽,故又被称为“红教”或“红帽派”。),元代藏传佛教“萨迦派”的第五代祖师、蒙古文创制者的西藏地区萨嘉人八思巴,其也是元朝世祖忽必烈的帝师;形成于公元15世纪,藏传佛教中最后兴起而势力最大一支的“格鲁派”(因这派僧人均戴黃帽,故又称黃教)的创立者宗喀巴,及其它教派祖师和后世历代活佛与高僧大德等等。格鲁派在发展过程中采用“活佛转世”制度,逐渐形成达赖、班禅两大活佛世系。历史上,在清政府的支持下,这一派成为西藏地方“政教合一”的执政教派。著名的西藏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和扎什伦布寺,为该派四大根本道场。此外,青海塔尔寺、甘肃拉卜楞寺、四川阿坝州阿坝县格尔登寺,都是此派著名寺院。

达赖和班禅称号的由来:达赖和班禅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两大活佛系统的称号,也是藏传佛教中影响最大的两大活佛系统的称号。在西藏佛教中,达赖喇嘛被看作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因此具有很崇高的地位,而班禅活佛被看做是无量光佛的转世,与达赖喇嘛一样,成为藏族的精神宗教领袖。历史上“政教合一”时期,西藏前藏地区拉萨的布达拉宫和罗布林卡,是历代达赖喇嘛的驻地和政治活动中心,而后藏地区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则是历代班禅活佛的驻地和政治活动中心。即达赖喇嘛负责管理前藏地区,班禅活佛负责管理后藏地区,这是自元朝忽必烈起的后世历代中央王朝,为分权制衡而更有效掌控西藏、蒙古、新疆地区各部而采用的一种统治之道。

“达赖喇嘛”是蒙古语和藏语的合称。“达赖”意为“大海”,“喇嘛”意为“上师”,达赖喇嘛意思是“智德深广犹如大海能包容一切的上师”。

  达赖喇嘛的称号始于第三世达赖索南嘉措(公元1543~1588)(前二世都是追认的)。公元1578年(明万历六年),索南嘉措应邀到青海会见蒙古土默特部落首领俺答汗,索南嘉措向土默特部落宣讲格鲁派教义,劝俺答汗信奉藏传佛教。出于政治上的需要,他们互相建立了关系,并互赠尊号。索南嘉措赠俺答汗“咱克喇瓦个第彻辰汗”,大意为“聪明智慧的转轮王”。俺答汗赠索南嘉措的尊号是“圣识一切瓦齐尔达赖喇嘛”,意思是“在显密两教方面都取得了最高成就的、学问如大海一样的超凡人圣的大师”。这就是达赖喇嘛称号的开端。

公元1652年(清顺治九年),五世达赖清顺治帝邀请下赴京,受到优待。次年他返藏途中,顺治派人送去金册金印,封他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这个封号的前一半基本是沿用了明永乐帝册封噶举派的得银协巴为大宝法王时所用,后一部分则是沿用了俺答汗赠給三世达赖索南嘉措的尊号,自此以后达赖喇嘛的封号才正式确定。此后历世达赖,均须中央政府册封,才为有效。

“班禅”是梵语和藏语的合称,意为“大学者”。以“班禅”作为历代转世活佛的称号出现较晚,形成于17世纪,是从第四世班禅扎什伦布寺主罗桑却吉坚赞开始的。

公元1641年(明崇祯十四年),蒙古和硕特部的固始汗率军进藏,统治了卫、藏地区。为巩固他在西藏的统治,于1645年赠给罗桑却吉坚赞“班禅博克多”的称号,自此以后,原来后藏地区习惯上用来称呼学问渊博的高僧的“班禅”称号,才成为历代转世活佛的专有称号。

“博克多”是蒙语,是对智通双全的英勇人物的尊称。于是罗桑却吉坚赞成了四世班禅(前三世均为追认)。18世纪初,由于六世达赖的兴废问题引起了蒙藏地区局势的动荡,当时统治西藏的蒙古和硕特部落拉藏汗与五世达赖的总管桑结嘉措矛盾激化。1705年杀桑结嘉措,次年又废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即那个著名的情歌诗人,安少国注),另立益西嘉措为六世达赖,遭到各种势力反对。康熙为了稳定局势,安定人心,于公元1713年(康熙五十二年),派员入藏,封五世班禅罗桑益西为“班禅额尔德尼”(“额尔德尼”是满语,意为珍宝),正式确认他的宗教地位。此后历世班禅必经中央政府册封才算有效,成为定制。〗(摘自潘桂明著《佛教大百科》,大象出版社,2005年第1版)

长期来,除喇嘛高僧、藏族学者、文化人,或部分有较多宗教知识的普通人外,包括许多普通藏民自己在内的许多人,已将“喇嘛”的专用尊称弄得混淆不清的成了一种泛称。至于藏区外的其它地区人,除少数藏学家,对藏族文化有着较多了解的文化学学者和文化人外,大多数人知之甚少或根本就不知。与汉族称呼和尚、尼姑的习俗不同,到藏地,在与和尚、尼姑的接触交流中,一般人在不知具体情况下,可以用“仁波切”这一藏话意的尊称去泛称呼所有和尚,既方便又尊重对方。仁波切——是藏语对出家修行者的尊称,泛称一切和尚与尼姑。

随着旅游业的兴起,四处去旅游的人们日多,能多了解一些前往地区的民族、文化、宗教、民俗风情,而使自己玩得更开心的收获更多,易于与当地人接触交流,或是更好的避免发生一些误会冲突,会有着很好的帮助。我在初次去藏区前,就看了不少介绍雪域高原藏(羌)区或其它一些民族地区地理、文化、宗教、民俗风情的书籍、文章、影视等等。对于自己旅行中的易于适应当地地理和人文环境,并融入当地人中的易与之接触交流,或获帮助,而平安快乐的深度体验、观察和了解认识,获益非浅!

这些图,全是真实的纪实性摄影,都是我在随意的游览中抓拍的。对于内地汉区大多数没到过藏区,或到过却从未与喇嘛们接触过的人和蜻蜓点水似走马观花的游客而言,仅隔着距离无声的看,似乎觉得偌大寺院里的喇嘛世界较神秘,其实,当走近,或零距离的与他们接触交流后,始会真实的看到和感受到,到底是全民虔诚信教而世道人心、社会风气质朴厚道诚实友善的藏区社会,亦如这没有污染而纯净美丽的本真雪域高原自然环境一样!因了这样的社会土壤环境,这些喇嘛们,亦同样的很质朴厚道诚实而待人友善的,不论你是哪族人或本地人还是远方客,他们都待人诚实友善。

我在寺院內游览参观拍照时,常遇各年龄段的喇嘛主动向我打招呼问好,有的还主动作向导,带我去参观各经堂大殿并义务给我讲解。一来是我抱着与他们同样的诚实友善心态言行,同时,冥冥中也觉得自己仿佛好像本来就是这片土地上生活多年的人似的自在而坦然,二来许是我这不像地道汉人而若草原安多藏人或康巴藏人似的长相,和让高原紫外线晒得若本地藏人似的黝黑肤色之故,更拉近了与高原藏族人的心理认同感,故这些知道我是远方重庆客的喇嘛,明白我不仅很尊重他们藏族和文化与宗教,也理解我希望能有更多了解认识的想法。不但带我四处参观游览,还连有些一般即使是他们普通藏族人也不能去入内参观的经堂大殿,也带我去参观了,但告诉我,只能看不能拍照,其它地方可以拍。

在观察过许多喇嘛们的日常生活、文化知识和教义学习、念经、做法事的诸多场景活动,并多次与他们接触交流和聊天后,看出这些离开家人到庙里修行而一袭大红僧袍裹身的喇嘛们,在一个全民虔诚信教的质朴藏区社会,他们除了比一般百姓有更多的宗教知识或文化知识外,其实,脱下僧人标志的僧袍而换成平常便服,他们与其它虔诚信教的质朴普通百姓没两样。从对他们的观察和与其聊天看,与内地汉族社会相比,和与汉文化下之汉传佛教僧人的教义教规大不同外,就连“出家人”日常言谈举止的修行之道都大不同,言行显得更符合本真人性的率性自然流露,而无为了符合某种“端庄”言行的刻意自我谨言慎行姿态和表情,完全就是不事雕琢修饰的本真人性质朴的率性自然流露,让人感到比汉区社会之僧人精神世界更本真质朴而率性自然,更多人情味的易接触相处。

我在寺院与那些喇嘛们晒着惬意的温暖太阳友好聊天时,就对他们说:“我看你们过得很逍遥自在啊!可以大块吃肉,除了不能结婚和喝酒外,别的与其它人沒啥多大区别的。不像我们内地那些汉地和尚,不能吃肉的沾荤,清规戒律又多又死板,沒你们这样逍遥自由。如果我要当和尚,也定选择到你们藏区来当,何况风景又这么美丽,世风人心又这样好!”

喇嘛回答我说:“是啊,你亲眼看到的,我们除虔诚信佛和自觉遵守戒律与寺院规矩,不能结婚外,我们这的和尚与你们在俗的人没啥多大区别的,过得很自由自在的。结婚麻烦事太多,还是像我们这样自由自在的好,不愁吃穿,生老病痛和去世,又有寺院管的。我们这有些寺院就有你们汉地来出家的和尚……”

确是,这些喇嘛们(仁波切),除上课(包括文化课和教义讲经课)、辩经学习、诵经、做佛事外,其它的时间都自行安排,活动自由,可自个呆在僧舍里,也可单个或几个结伴去寺内外游逛,或自个去转经,或去草甸上晒太阳,或去街上逛街、购物,有些青年喇嘛甚至还去篮球场与外面熟悉的青年们一块打篮球玩。而那些年仅五六岁、七八岁、十来岁的小喇嘛们,更还完全就是穿着深红色僧衣的天真活泼而质朴可爱的顽童,三两个、四五个的玩着所有一切这些年龄小孩们玩的快乐游戏,自由而快乐!

相比社会复杂的内地城市那些独生子女儿童、少年,相比那些众多乡村留守儿童、少年,特别是穷困家庭的孩子,这既能学到文化知识和宗教知识,又一切生活都有保障的,藏区寺院的这些小喇嘛们显得更幸福自由!寺院这种充满文化与宗教氛围和集体生活气息,集寺院、学校、幼儿园功能于一体的环境,很利于孩子们身心健康成长。故在藏区,许多藏民高兴将孩子送到寺院去生活,与内地汉族人的行为心情大不一样。而那些孩子们虽见了来寺院看望自己的阿爸阿妈或兄弟姐妹等家人,虽然也流露出依依不舍的亲情之态,却毫无啥愁苦悲伤压抑不乐的,那场面情形看上去,似乎只不过是母亲到“学校”看望儿子罢了。

而且,喇嘛们的日常生活与平常人没多大区别,城里的大街小巷、饭馆、商店、茶楼、旅馆、车站……等众多场合,都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饮食上除了不沾酒外,不论荤素。不管是在寺院内、街上饭馆里还是在人家户家里或自个家中,饮食上都与俗世之人没啥区别,照样吃肉。我首次进藏餐馆吃藏族特色的牦牛“手抓肉”,就是跟旁边的喇嘛学会的。只是他们除僧人外,一般不跟俗家之人同桌吃。我在阿坝州府地的马尔康(属农区嘉绒藏族聚居地,城区海拔2600)松岗镇直波村藏寨一藏胞家借住期间,就见当吃饭时,主人家的二儿子(出家在藏区著名的昌列寺,寺院座落在马尔康城外英波洛村生态旅游景区昌列圣山海拔约3400米处的高山上,寺中藏有用金银汁书写的藏传佛教经典著作和珍贵佛像。寺庙建筑十分精细壮美,被称为藏区最豪华的寺庙。)没有与我们同桌吃,而是用一高方木凳当桌在旁边吃。饭后泽朗大妈他们回答我提问说:“因自己的儿子离开家到寺院去生活学习,属于寺院和佛的人了,虽说与我们是一家人,即使回家来,吃饭除不沾酒外饭菜与我们都一样,但却不与我们在俗的人同桌吃,而且他的碗筷我们也是单独存放的,这是对佛和出家人的尊重。”

格尔登寺大经堂1.JPG


2格尔登寺大经堂.JPG


格尔登寺大经堂3.JPG


格尔登寺的僧众1.JPG


格尔登寺的僧众2.JPG


格尔登寺的僧众3.JPG


分堆辩经学习的喇嘛们1.JPG


分堆辩经学习的喇嘛们2.JPG


分堆辩经学习的喇嘛们3.JPG


分堆辩经学习的喇嘛们4.JPG


课间小憩的喇嘛们1.JPG


课间小憩的喇嘛们2.JPG


上课的小喇嘛们1.JPG


上课的小喇嘛们2.JPG


上课的小喇嘛们3.JPG


迟到的小喇嘛.JPG


监督僧众辩经学习的执法僧1.JPG


监督僧众辩经学习的执法僧2.JPG


监督僧众辩经学习的执法僧3.JPG


监督僧众辩经学习的执法僧4.JPG


闲聊的喇嘛们.JPG


格尔登寺和尚布施饭食.JPG


草地中散步晒太阳的喇嘛.JPG


07.8.格尔登寺与青海班玛转经活佛喇嘛合影.JPG

作者于2007年8月在阿坝格尔登寺院内,与来自邻省邻县青海省班玛县,率众僧到格尔登寺转经的活佛合影。照片上作者戴着牛仔帽,按藏传佛教宗教礼仪规矩和藏族风俗,在寺院内和活佛面前应脱下帽的,当时忙着拍照中作者忘了这点,过后才一下想起自己失礼了。后来有寺内的喇嘛羡慕的神态语气告诉作者说:“啊!你运气真好,与活佛有缘,活佛很难与人合影拍照的,别说你们在俗的人,就是我们想拍张合影都不容易,一定要保存好这照片,活佛会保佑你吉祥平安的!”


天真活泼可爱的藏族小和尚1.JPG

这是作者在县城外的赛格寺与哇尔玛藏寨之间的草地上游逛拍照时,偶遇从附近赛格寺内跑出来玩耍的两个小喇嘛。友好礼貌而好奇地问作者在干啥?作者亦友善的笑着告诉了他们。充满天真、质朴、活泼、率性童趣的两个小喇嘛,叫作者给他们也拍个照。于是作者由着他们自个率性童真的任意摆动作造型,给他们拍下了这几张俩小喇嘛天真活泼可爱的童真相,他们脸上,那雪域高原强烈紫外线长期照射成的黝黑肤色,既透着一种阳光雨露下自然生长的结实健康,又透着孩童的顽皮童真。看他们自个摆的动作造型,就知是平常从电视节目上学来的。从与他们的交谈中和照片上的神情姿态可看出,其是很符合本真质朴的自然人性和健康快乐生活之境的。

在各寺院内外见过不少各年龄段的小喇嘛,每每看到他们那虽顽皮好耍,却守规矩有教养而绝不乱来的结实健康身影,和那黝黑肤色脸上的率真快乐神态,看到藏区寺院这种集寺院、学校于一体,真正做到和体现出了,对寺院内众僧不放弃一个不抛弃一个的宗教人文关怀,而更富自然人性的生活与教育环境,远比当今那些“特色”洗脑文化学校的“精英教育”,更利于人身心健康的自然成长。难怪藏区的广大藏民愿意而高兴将小孩子送到寺院去。

再联想到尤其是内地汉人社会,那些充满犬儒奴性的洗脑文化,那些出人头地的所谓“成功学”的“励志”教育,那些“厚黑学”泛滥的社会文化氛围环境;那些狭窄天地空间环境下孤单的独生子女,沉迷于电子、电脑游戏中身体肥胖或瘦弱苍白的孩子;那些数量庞大的乡村“留守儿童”,贫困家庭的失学少年儿童;那些将全民教育当作“产业化”捞钱的教育之道国策,成年人望子成龙、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等级、特权名利心作怪下的“精英教育”,不由令人感慨万端!


天真活泼可爱的藏族小和尚2.JPG


天真活泼可爱的藏族小和尚3.JPG


天真活泼可爱的藏族小和尚4.JPG


天真活泼可爱的藏族小和尚5.JPG


天真活泼可爱的藏族小和尚6.JPG

洗脑文化,洗残了无数奴根犹重的国人脑袋,历史与现实交织成的厚重洗脑,造就了一个好歌功颂德的"颂圣"文化,造就了一个渴望"圣人"."明君"."清官"的社会心理土壤,造就了一个总好下跪的民族!
花飞雪 发表于 2013-5-1 11:06:43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好的文章,需要多少时间写出来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动态更新×最小化

手机版|Archiver|庶生互动 ( 京ICP09060326 )

GMT+8, 2017-6-23 18:11 , Processed in 0.08182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