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庶生互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809|回复: 0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复制链接]

熊飞骏 发表于 2014-3-14 22:27:34 |显示全部楼层 | 打印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熊飞骏

义律命令外国商人交出全部鸦片后,围困在商馆区的350名囚徒总算保住了一条小命。但他们不肯写下“货即没官、人即正法”的“保证书”,在广州已无法继续呆下去,被林大官人集体驱逐出境!

被驱逐出境的外商并没有回国,而是暂时逗留在澳门和游弋在南中国海的商船、军舰上,等候英国政府的反应。因为义律曾承诺过英国女王陛下会赔偿他们的鸦片损失。

英国商人深信他们的政府不会对此事坐视不理,因为政府是他们纳税人豢养的公仆,有义务保护他们的生命财产在世界任何地方不受伤害掠夺!

义律当初之所以瞒着自己的政府撒下迷天大谎,主要也是为了保护被围困的商馆区外商生命的考量。

十九世纪的英国人虽然走出了野蛮拥抱文明宪政,但素质依旧参差不齐。当义律下令交出全部鸦片时,依旧会有少数英商“要钱不要命”拒不受命。查理只是一个商务总监,没有暴力强迫商人放弃自家财产的权力。中国官家又习惯“连坐”式整体打击,一人不交鸦片就会连累到其他商人的生命安全。英国人“生命第一”,查理为了保护商人生命安全,只有勇于担责,撒下这个中国官家根本不可能理解的迷天大谎。

如果此事发生在中国,政府不但不会兑现义律的对商人的承诺,义律自家也会因“让皇家亏血本”的矫诏罪诛灭九族!但英国不同,义律的矫诏虽然让英国女王大光其火,但也仅仅是“生气”而已。她不但不能利用职权把义律砍头,还得想法兑现义律的承诺。因为义律那样做的目的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英国人的生命!这也是英国政府的首要目标。

犯下矫诏罪的义律不但没被英国政府砍头,相反继续担任原来的官职如故。

林维喜事件

1839 年7 月7 日,一群英国水兵在尖沙嘴的一个小村酗酒,醉后闹事抢劫了那里的一个庙宇,并殴打几个中国农民。一个名叫林维喜的农民被打成重伤,第二天死去。

抢劫杀人案无论中国还是英国都是要判死刑的,但双方却在这一案件上发生剧烈冲突。

中国要求英方立即把杀人罪犯交给中国官家“就地正法”,这在中国是天经地义的!

英国商务总监义律并没有庇护杀人凶手的动机,但找到杀人犯并定罪却不象中国官员想象的那么容易,这涉及到司法公正的问题。

大英帝国法律规定,英国公民不经公开公正审判并定罪,任何力量都不能剥夺他们的财产和生命。

英国政府不仅有义务保护英国本土上的公民司法公正;还有义务保护海外英国公民司法公正。

一群水兵酒后闹事杀了人,你一拳我一脚他一棍群殴,通过“取证”找到令受害者致死的那个主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找到了还要进行复杂的公正审判,是“杀人罪”还是“误杀罪”?至少也得十天半月,“误杀罪”又罪不至死。

中国官家处理此事的方式就是凭三言两语和“主观判断”,根本不用“取证”,随便找出一个人就地正法,几分钟几小时就可搞定。

所以林则徐有充足的理由认定义律是在拖延时间包庇凶犯!杀人不偿命,天底下还有如此放屁的事吗!

那时中英两国司法理念的反差有如赤道和南极。

英国政府珍爱生命,在司法判决时“宁可放过十个罪人,也决不冤枉一个无辜”。

中国官家权威第一,“宁可错杀一千,不叫一人漏网”。

大英帝国那时的对外政策是,一个英国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指望本国政府的保护,不受外国专横武断的起诉。

这就是中国近代“治外法权”的理论基础。

义律拒绝把凶手交给中国官家是有悲剧先例的。

1784 年,外国人在休斯夫人号商船旁放礼炮时,不小心炸死一个旁观的中国人。

在英国司法理念里,那些炮手不但罪不致死,甚至连坐牢都不一定够格,很可能是个巨额赔偿问题。

中国官员则一定要捉拿罪犯就地正法。

当休斯夫人号船长不能交出犯罪炮手时,便把他作为“替身”抓了起来。

为了救出无任何过错的“替身”,英方只好草率挑出一个不幸的炮手交给中国官员。

中国官员当着外国人的面把那个炮手“就地正法”。

自那以后,外国人在中国犯了罪,就不再轻率把罪犯交给中国官员处理了。

英国人拒绝交出“杀人凶手”,这等放屁的混怅事自然令林则徐怒不可遏。

林则徐认为英国人呆在澳门,一样是大清帝国的肘腋之患,必须把他们赶出这个小岛。

那时的澳门虽然在葡萄牙人手中,但中国官员依旧在岛上征税行使部分行政权力。

1939年8月15日,林则徐向澳门的葡萄牙人发号施令,命令全体英国人滚出澳门!

葡萄牙人稍一迟疑,林则徐就下令封锁澳门,切断澳门的农产品供应,并在澳门附近的香山增派两千军队耀武扬威。

实力远远不如大英帝国的葡萄牙人很快屈服,命令岛上的英国人离开。

8月24日,义律率领他的那群“没有落脚点”的难兄难弟离开澳门上船,在香港附近的海域抛锚,等候英国政府的指令。

大英帝国的辉格党政府接到英国商人在广州被没收鸦片和驱逐出境的消息,一直想打开中国庞大商品市场的内阁认为机会来了,对华战争自然提上了议事日程。

但大英帝国的对外战争不是内阁几个大员能决定的,宣战权掌握在民选议会手中。

尽管英国朝野多数希望用战争手段打破中华帝国的贸易壁垒,打开这个人类世界最广阔的商品市场,但因为“鸦片走私”这个不光彩形象,议会反战的声音很高,反对党托利党的声音尤其慷慨激昂。他们指出这场不义战争是由女王鼠目寸光的现任顾问们引起。

英国内阁阁员托马斯·巴宾顿·马可黎在议会替辉格党政府的战争动议辩护词同样慷慨激昂。

“广州的英国人是属于一个不习惯于接受失败、屈服或耻辱的国家;他们属于一个必将强迫虐待其子民者交付数量令人震惊的赔款的国家;他们属于能使阿尔及利亚的贝依在其受辱的领事面前赔礼道歉的国家;他们属于为普拉塞原野军牢的受害者报了仇的国家;他们属于自从伟大护国公发誓要使英国人享有从前罗马公民所享有的同样声誉以来一直没有衰败过的国家。他们知道,他们虽然被敌人包围,被汪洋大海和大陆隔绝而孤立无援,但谁也不能损害他们的一根毫毛而逍遥法外。”

托利党人格兰斯顿的反击针锋相对,毫不留情谴责英国政府的对华战争动议是耻辱:

“我不知道而且也没有读到过,在起因上还有比这场战争更加不义的战争,还有比这场战争更加想使我国蒙受永久耻辱的战争。站在对面的这位尊敬的先生竟然谈起在广州上空迎风招展的英国国旗来。那面国旗的升起是为了保护臭名远扬的走私贸易;假如这面国旗从未在中国沿海升起过,而现在升起来了,那么,我们应当以厌恶的心情把它从那里撤回来。”

格兰斯顿的的议会演说词若是传到林则徐耳中,他一定杀死也不会相信他有那么大狗胆?这些“长敌人志气骂自家肮脏”的话不但是灭九族的滔天大罪,还要背负几千年“汉奸卖国贼”的骂名。

…………

西方在打“是否战争”的口水仗时,东边却开始实弹演习了。

游弋在海面上的英国商船战舰没有陆上的淡水和食物供应,自然无法支撑多久。

当英国船只的粮水告急时,义律就只剩下暴力夺取供给一条路。

9月4日,义律率领一只打粮的小船队来到九龙,向守卫在那里的大清国海军喊话:如果对方三十分钟内不提供食物和淡水,就只好用炮弹来表达诉求了。

中国海军自然把义律当成穷途末路的疯子,除了嘲笑外还是嘲笑。区区几条船还敢在大清国的威武之师面前发飙,不是小孩抱着炸弹放炮仗吗?

三十分钟一过,义律的船队开炮了。

等到信心满满的大清国海军发现对方原来不是吹牛皮的傻孩子时,一切已经迟了。

中国军舰被击沉多艘,幸存者四散奔逃。

义律就这样用大炮搞到了急需的给养。

义律在那边用大炮玩光天化日下的抢劫;林则徐这边仍在为林维喜案忙得不亦乐乎。

为了尽快了结这桩丢面子的案件,林则徐命令海军司令关天培统率武武之师去捕捉停泊在香港海面的英国商船,随便捉拿一个外国人代替被义律包庇的凶手就地正法,就可轻而易举结案。

1839年,关天培率领的二十九艘帝国战舰在虎门附近的穿鼻和义律的五十多艘商船队相遇,双方擦枪走火不宣而战。

一阵隆隆的炮声过后,中国四艘战舰被击沉,剩余的帝国军舰夺路逃命。

这就是历史教科书上可歌可泣的“穿鼻战役”。

关天培虽然打了败仗,但并没有影响林则徐轻视英国人的坚定信心。他深信英夷战船笨重体大,不能驶入中国江河,而且英国匪兵裹着绑腿,腿脚屈伸不便,连站起来走路都困难,根本无法上岸作战。只要诱敌深入让英国人弃船上岸,就能包围一举歼灭。

林则徐是看《水浒》和《三国演义》长大的,为浪里白跳张顺用匕首戳漏高太尉巨型战舰的情节所陶醉,根本不知道那是小说的虚构现实无法复制。别说英国的轮船船底裹有坚硬的铁甲刀枪不入,就算真个是中国式木船,活人潜入水底也根本无法用匕首戳穿那厚实坚硬的船壳。

张顺那样的浪里百跳在现实世界根本不可能存在。

可林则徐却用《水浒》里的小说招式去指挥血肉横飞的战争?

除了求助于《水浒》和《三国演义》外,林则徐还开创了“人民战争”的先河。

林则徐在广东扫墓民兵,命令他们在夜深人静时潜入英国战舰底下凿洞,创造当年张顺在小说里完成的战争奇迹。

除了白白淹死了不少吹牛能用气功在水下潜伏十多个小时的武术教师外,英国船只自然没一艘被凿漏过。

林则徐又想起了《三国演义》里赤壁之战,想起了诸葛亮的火烧连营,就如法炮制动员民兵点燃很多火船去烧英国船身高大的铁甲舰,自然让站在甲板上看稀奇的英国人笑得直不起腰来。

人类世界居然还有如此搞笑逗乐的战争?

《水浒》和《三国演义》都不奏效后,剩下的唯一取胜之策和挽回面子的方法就是断绝中英贸易老死不相往来了。

战场上使不出什么有效的招数,依旧影响不了林则徐对英国人的轻蔑。

当道光皇帝收到林则徐的奏章说英国人腿脚不能屈伸无法上岸作战,心中升腾起的自信和雄心是可以理解的。他当即采纳林则徐的建议,断绝和英国通商!把英国鬼子永远赶出中国!

当西边的老虎和狮子正在为“要不要吃中国这只兔子”争论得不可开交时,中国兔子却冲上去左右开弓各扇老虎和狮子三个响亮的耳光。

百年中国一直都在热烈重复这样的超级弱智外交把戏。

大清国宣布断绝中英贸易和把英夷永远赶出中国的消息传到大英帝国后,议会形势瞬间逆转,主战的声音占了上风。

辉格党政府适时调整自己的辩论策略,否认支持鸦片走私的非法贸易,宣称他们希望要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保证海外英国公民的安全。

大清国兔子的自杀式耳光帮了英国内阁这只主战狮子的大忙,托利党老虎的反战动议以五票的微弱少数被否决。

1840年6月,英国政府正式对大清国宣战!

正式的鸦片战争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1840年6月至1841年1月。

第二阶段:1841年2月至1842年8月。

英国在战争第一阶段的战略是绕过广州向北进军,占领舟山,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进军天津附近的北河口,用炮声唤醒大清皇帝,绕开他们认为腐败不作为的地方官直接,和大清国的中央政府对话。

6月21日,四千英军分出一部分封锁广州,其余英军分乘18艘战舰、4艘汽艇和28艘运输舰在澳门集结后掉头北上。

7月5日英国舰队出现在舟山岛海域时,当地官员还以为这些船只是来通商的,官民想到受贿发财的机会来了自然欣喜若狂奔走相告。

当中国官民沉浸在发财赚钱的梦境时,却收到英国海军司令要求这个城市投降的最后通牒。

舟山城防司令自然拒绝向他们百倍鄙视的蛮夷投降,再说大清国军队也没有在绝望情势下投降的权利。

英国军舰上的炮声响了。九分钟后英军登陆,没受到什么反抗,舟山城上空就升起了英国国旗。

八月下旬,英国舰队进入渤海湾,来到天津附近的白河口,威胁要攻占天津的门户大沽炮台。

大清国的皇帝和中央政府终于感受到英国的炮声了。

这是大清国的首都第一次近距离遭受外来威胁。

习惯了歌舞升平形势大好的大清国中央政府,自然对外夷打击首都的威胁害怕且恼怒着,害怕自家的生命财产受损,恼怒林则徐横挑强敌给皇帝京官带来大麻烦。

当英夷的威胁逼近时,大清国中央政府一致认为: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让英夷从能打击首都的距离处撤退,确保皇帝和京官的生命安全。

在八月下旬的那几天,道光皇帝处于连续的恐惧和愤怒状态。他没能力对英夷发怒,但却有能力让林则徐承担愤怒的代价。

尽管林则徐这个全权钦差大臣是他一手任命的,林则徐在广州的所作所为都上奏并得到他这个皇帝首肯欣赏的,如果林则徐真个做错了他这个皇帝要负主要责任。可那时道光皇帝却直觉的认定所有的过错都是林则徐一人犯下的!都是林则徐不体察圣意的结果!

林则徐不是信誓旦旦声称英国人不会打仗尤其是不能登陆作战吗?怎么轻而易举就登陆占领舟山呢?林则徐不是承诺迅速并妥善解决鸦片问题吗?怎么让英夷的军舰打到首都门口来了呢?

道光皇帝龙颜震怒,下令把林则徐这个欣差大臣撤职查办!

1841年5月3日,林则徐离开广州前往北京受审。

1841年7月1日,林则徐被判决流放四千公里之遥的西北边境伊犁。

林则徐于1845年结束流放生活后,又在故乡福州领导了现代人匪夷所思的反对两个外国平民在神光寺租屋居住的斗争,成为英法联军入侵中国的动因之一。

一个大清官就这样蜕变成固执反现代化,给国家带来巨大伤害的守旧政客,林则徐的悲剧着实太深厚了!

(未完待续)


关键字(标签):中国近代史
尽管我知道在中国坚守良知很难,在今天坚守良知注定与“上等人”无缘,但我还是告诫自己要努力坚守良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动态更新×最小化

手机版|Archiver|庶生互动 ( 京ICP09060326 )

GMT+8, 2017-6-23 18:22 , Processed in 0.06322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