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庶生互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754|回复: 0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复制链接]

熊飞骏 发表于 2014-4-4 06:54:09 |显示全部楼层 | 打印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熊飞骏

四、天父杀天兄总归一场空

1857年7月26日凌晨,太平天国东王府中忽然闯进一伙兵将,见人就砍,逢人便杀,无论男女老幼,凡是活物,都一个不留,连猫狗也不放过。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将熟睡的东王杨秀清唤醒,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一个闯入府邸的士兵一刀砍为两断,接着涌进来的将士又上前将其乱刀分尸砍成肉泥。

太平天国的杰出军政领袖就这样一命归西。

会子手从凌晨杀到天明,屠杀持续了两个小时。

整个东王府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味,到处是尸首、残肢和鲜血。杨秀清全家老小,以及部署官员,凡在府中者全部身首异处。

东王府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她是东王府承相,太平天国第一位女状元,美妙绝伦的才女傅善祥?

…………

闯进东王府玩灭门惨案者不是大清国的官兵,也不是流氓黑社会团伙,而是太平天国的北王韦昌辉的部众。

韦昌辉则是秉承天王洪秀全的圣旨。

太平天国举事反清时,洪秀全、杨秀清、韦昌辉以兄弟相称,洪秀全为何要用灭门手段来屠杀自己的兄弟呢?

这事说来话长。

洪秀全这人除了折腾些邪教把戏招摇撞骗外,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无论组织工作、打理朝政、行军打仗都是白痴。他前期主要倚靠组织天才冯云山把“拜上帝会”做大做强;后期主要倚靠军事天才杨秀清主持军政大局。自己则长年龟缩在豪华盖世的天王府装神弄鬼玩女人。太平天国战事进展如何?北伐兵团打到哪里去了?这些天国的紧急军政要务好象与他这个一把手没有任何关系。

洪天王这幅昏庸糊涂相,自然让太平天国的军政总理杨秀清打心眼里瞧不起,对天王的恭敬也就一天天等而下之,取而代之的闪念也就常常在心头涌现。

杨秀清是一个黑社会干才,信奉“强势”才能“服众”的黑道逻辑。他深信要想取代洪秀全成为天国名副其实的“一把手”,让天王长期处于“虚君”位置,就得利用手中掌握的巨大军政实权,让天国的将官“畏惧”他不敢违抗他的旨意并最终对他唯命是从,就算心有不满也敢怒不敢言。这也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残暴”者容易御众得志的原因。当年赵高在秦二世内阁玩“指鹿为马”就属此道。

杨秀清拥有在天国玩“强势服众”的有利条件。一是他的军事才干在天国无出其右;二是他乃太平天国的军政总理,除天王洪秀全外的所有将官必须服从他的号令,他也有权处罚任何文臣武将;三是他拥有“代天父传言”的宗教特权。

1848年洪秀全回广东营救“拜上帝会”军政总理冯云山。广西拜上帝会教众因群龙无首陷入混乱状态。

杨秀清在黑社会锻炼出来的敏锐洞察力,使他很快看穿教主洪秀全“耶和华附体代天父传言”是装神弄鬼的小动作,于是也模仿教主如法炮制,在酬人广众之前突然倒地,然后高声呼叫“我是天父!……”借天父耶和华之口来表达自己的意志。

杨秀清天生聪明伶俐,玩这套装神弄鬼的“天父下凡”把戏比洪教主还生动逼真,因此没有人怀疑他是在捣鬼。既然杨秀清有教主那么大的本事能“代天父传言”,群龙无首的教众自然听命于他。

当洪秀全回到紫金山金田村时,对杨秀清那套装神弄鬼的“小动作”也只能心照不宣,否则就等于是当众揭穿自家的画皮了。不但不能揭穿杨秀清的鬼把戏,当杨秀清表演“天父下凡”时,他还必须当众跪在杨秀清面前听他训话。因为教众相信那时杨秀清是在代表天父说话,洪秀全自称是天父的儿子,当然要对“父亲”下跪。

太平天国成立后,杨秀清虽然名义上位居洪秀全之下,但他时不时以天父下凡的名义,越过洪天王直接给太平天国部众发号施令,赢得了天国的一等权威。

因为明白杨秀清看穿了他那套骗人的鬼把戏,洪教主以后表演“代天父传言”时不再象先前那样自然,总感到杨秀清那双象刀一样的目光在盯着他嘲笑,因此装鬼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了。杨秀清则没有洪教主那样的心灵困扰,“天父下凡”的次数反而越来越多。从1848年到1856年8月,杨秀清假托上帝下凡“代天父传言”高达25次以上,远远高于洪秀全装神弄鬼的次数。久而久之,天国的将士就认为东王的“神性”甚至比“天王”还要高。

为了让天国将士明白他的“神权”比天王还高,杨秀清还借“天父下凡”名义当众责罚洪秀全,示意将士要“认清形势站好队”,在他和天王发生权力斗争时站在势力较大的东王这一边。

据《贼情汇篡》上说,太平军中有人夜间偷窥洪天王和妃子们的床第战斗。洪秀全知道后勃然大怒,将此人绑了要杀头。杨秀清对此事很不已为然,于是咣当一声倒地,再次“天父”下凡,训斥责罚洪秀全执法不公。洪秀全有苦说不出,只能跪下认罚。幸好韦昌辉及时跪下求情,主动替天王受罚,杨秀清才见好就收。洪秀全才幸免在众人面前打板子丢脸。

杨秀清这一招无疑是杀鸡儆猴,让天国将官们看清楚,连一把手都是我儿子,你们这些小辈还能“不识相”?

还有一次,洪秀全的二哥洪仁达因为犯了一点小事,被杨秀清借“天父”名义五花大绑,当众责打一百大板,差一点就一命归西。在旁观刑的洪秀全也只有干瞪眼的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哥哥被打得死去活来,而不敢揭穿杨秀清的骗术,否则他也没得玩了。

杨秀清可以表演“天父下凡”责罚洪秀全,天王却不能“以彼之道还彼之身”,因为他明白杨秀清知道他那套把戏是装鬼骗人的,表演起来就缺少东王那份底气。

杨秀清的那套“强势服众”黑道权谋运用起来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下属从心灵深处认同他的绝对优势。绝大多数太平军将士都是认同的,但有两人口服心不服:一个是北王韦昌辉,一个是翼王石达开。

韦昌辉是金田村的一个暴发户,家里积攒了200多亩良田。当初太平军起事前就是用他家的钱财打造大刀长茅等武器,否则连金田村都走不出来还怎么打南京,所以自认对天国立下的功劳比谁都大。杨秀清则出身烧炭工人,家无寸土户无余财,加入拜上帝会之前韦昌辉连正眼也不肯瞧他一下。现在杨这小子位置在他大爷之上,自以为了不起,丝毫也不感念他韦家才是太平天国原始积累的大功臣,他心里自然服不起来。

石达开是有文化的人,还会点武功,读过《孙子兵法》,不但对目不识丁的杨秀清不存在天生敬畏之情,相反对东王的专横跋扈颇有微词。

对付韦、石这类颇为自负的部属,在没条件清理掉对方的情势下,杨秀清应该“倒过来装孙子”好言抚慰,不刺激其自尊心,让对方感到自己受到了足够的尊重。那样才能令对方感激“知遇之恩”,放下身架站到自己这一边,至少也能令对方保持中立姿态。

可杨秀清是那种拥有无穷无尽小聪明却缺少大智慧的主,不担不照顾韦、石的自尊自负,相反把二人当成没有脊梁的“小喽罗”,在二人面前盛气凌人颐指气使,用“过度强势”来教训对方“识相点”。

有一次韦昌辉的大哥与杨秀清的妻兄为争夺房子发生争执。大舅子在妹夫面前告了一恶状,杨秀清当即怒不可遏,命人把韦兄捆起来,宣判死刑,并交给韦昌辉动手。

韦昌辉也是那种阴忍刻毒为了自保连老父都敢杀的主。为了不让大哥牵连到自己的政治前途,不但不为其求情,相反大义灭亲起来,判定大哥罪恶滔天,应该五马分尸。

韦昌辉以为杨秀清收到判决奏章后会息事宁人,赦免大哥死罪,没想到东王笑得很开心,宣布“准奏”。

韦昌辉只好亲手把大哥四肢和头颈系在五匹马轭上,然后给五匹马各抽一鞭子。

五匹马跑向五个方向,把韦昌辉的大哥拉成了血淋淋的五大块。

东王杨秀清亲自监刑,自始至终他的笑容一直很灿烂。

自那以后,韦昌辉对东王滋生出深入骨髓的深仇大恨。只要能报此血仇,就算是毒蛇他也愿意与之联手。

燕王秦日纲的马夫有次坐在门口休闲,刚好杨秀清的叔叔从那里经过。马夫当时没留神没即刻起立致敬,因此闯下大祸。杨叔怒不可遏,当场亲手把燕王马夫狠狠责打了200马鞭。打累了还不解恨,绑起马夫交给天国管司法的黄玉昆仗责加罪。

黄玉昆认为马夫乃无意失神并非故意不敬,罪责不大,况已责打200马鞭身上伤痕累累,认为没必要继续加仗刑。

杨叔认为黄玉昆瞧不起他,就一状告到侄子那里。杨秀清的反应不是劝其叔低调点少惹事,而是认定黄玉昆瞧不起他叔就是瞧不起他这个军政大总理,一怒之下命令石达开前去逮捕黄玉昆。

黄玉昆是石达开的岳丈。杨秀清的招数也真够损的。

杨秀清此举自然激起众怒。黄玉昆愤然辞职,陈承榕、燕王秦日纲也辞职抗议。

东王杨秀清恼羞成怒,决定动起大刑镇压不满,命令韦昌辉对四人行刑:燕王秦日纲重责一百大板,陈承榕两百大板,黄玉昆三百大板;燕王马夫五马分尸。

就因为一个马夫不留神没及时起立敬礼,就对几个王侯将相动如此大刑?杨秀清的嚣张弱智着实有点过份。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更别说是自己的岳丈。石达开对杨秀清的仇恨可想而知。

杨秀清“强势服众”的黑道伎俩不但没有令韦昌辉、石达开“识相”,相反和二人不共戴天。

洪秀全虽然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开国,无治国领军之能,但耍阴谋玩权术却是一等一的高手。当他意识到杨秀清权力膨胀到威胁自已至高无上的地位时,自然对他起了杀心。

女人是战争的号角,人类世界半数左右的古典战争都是女人引起的。洪秀全决心除掉杨秀清一样有女人的因素。

洪秀全有个美丽的妹妹洪宣娇。当洪秀全去广西宣传拜上帝教时,洪宣娇则早早入了黑道走起江湖来,并且早他哥哥几年进入了广西,在紫荆山遇上了当地的黑老大萧朝贵。二人同类相惜很快结为夫妻,联手干些剪径下蒙药的无本生意。

萧朝贵和洪宣娇的经历很容易让人想起《水浒》里的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

萧朝贵家当时住着一个黑哥门,名叫杨秀清。洪宣娇风骚浪荡自然守不住妇道,对肌肉发达的杨秀清动了春心,乘丈夫外出打家动舍时二人滚到了一张床上。

自那以后洪宣娇就成了杨秀清的地下二奶。

太平天国举事暴动后,大军吃住行在一起,二人不容易瞒着众人眼线暗渡陈仓,从金田村到南京都难得私会一面。

萧朝贵在长沙早早战死后,洪宣娇成了寡妇。年轻寡妇易思春,对旧情夫杨秀清的思恋自然与日俱僧。

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后,住在豪华盖世东王府里的杨秀清闲来无事,突然想起了那个美丽的寡妇二奶。

杨秀清当时大权在握,偷情也就比常人容易。当即颁下一道公文,以商谈国事为名,令家臣把洪宣娇接到了东王府。

俗话说“久别胜新婚”,更何况天性投缘,两人自此难解难分。洪宣娇也堂而皇之搬来东王府办公。

二人不轨的消息不久传到洪秀全耳里,天王不但没生气,相反大大地高兴。不是高兴寡妇妹妹自此有人疼,而是认为在东王边埋下了一条眼线。常言道“疏不间亲”,只要两人没孩子且没夫妻名份,关键时刻妹妹自然会站到哥哥这一边的。

天意从来高难问,当洪宣娇暗中庆幸自己终身有靠时,却遇上了自己的感情克星傅善祥。

傅善祥天生丽质温婉柔情知书达礼,还有出生大户人家特有的冰肌玉肤遍体生香,和洪宣娇站到一起,活脱脱一对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

傅善祥高中状元魁首后,杨秀清先下手为强,抢先洪秀全一步把她弄到了东王府,加封丞相高官为国效力。

第一天晚上,杨秀清就霸王硬上弓占有了睡梦中的傅善祥。等到她明白过来“为国效力”原来是这么回事时,一切已经迟了。

品尝了傅善祥绸缎样柔滑的身体和口舌的兰麝之香后,再想想洪宣娇的粗皮土气,杨秀清就忍不住浑身起鸡皮疙瘩。

象杨秀清这类黑道人物是只认肉体不认情分的。自傅善祥进入东王府后,洪宣娇就再也见不到杨秀清一面了。

洪宣娇是真爱杨秀清的,但女人爱得深恨得也深,尤其是象洪宣娇这类天性霸道的强势女人,她们的深爱头上是悬着一把刀的。洪宣娇独守空房的夜晚,想起心上人和傅状元颠鸾倒凤,就恨不得一刀把那个负心汉劈成两半。

洪宣娇哭诉到兄长那里,恶言恶语诅咒完杨秀清始乱终弃忘恩负义后,又别有用心在天王面前渲染起傅善祥的绝世美丽来,末了还添油加醋描述些性感的细节。

洪秀全的色狼胃口被大大吊起来了,杨秀清非死不可!

要除掉杨秀清当然用不上天王自己动手,他运用起借刀杀人计如入化境,“拉一派打一派”没有谁能玩得过他。

事实上天王一直都在暗中布置除掉杨秀清的准备工作。当杨秀清把因马夫案辞职抗议的陈承榕重责两百大板时,没多久陈承榕就以痛心革面的姿态出现在东王府,并很快赢得了东王的信任,让他参与王府的机密大事。

自那以后,东王府的一举一动洪秀全都了如指掌。

接下来洪秀全想起了韦昌辉、秦日纲、石达开三王,知道三人对杨秀清恨入骨髓,他不愁没有杀东王的“刀”。

1857年夏天,在安徽、江西前线的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燕王秦日纲收到洪秀全传来的密旨,说东王杨秀清“逼封万岁”,企图谋逆篡位,请他们火速带兵回京除奸。

天王“密旨”里陈述杨秀清“逼封万岁”情节如下:

杨秀清假装生病,要天王前往东王府探视。天王来到东王府后,杨秀清高卧在床不出迎接。当天王前往东王卧室劝杨秀清好好养病勿以国事为念时,杨却逼天王封他为“万岁”,甚至还逼天王封他的儿子为“万岁”……

这是洪秀全的一面之辞,真实性存疑,从后来天王密令韦昌辉把东王府满门抄斩不留一个活口死无对证的情况来看,“逼封万岁”很可是是洪秀全杜撰出来的。他可能连东王府都没进去过。

韦昌辉对杨秀清恨之入骨,接到天王密旨后如中大彩,丝毫也意识不到自己也是天王的一枚借刀杀人棋子。当时韦昌辉、秦日纲在安徽前线,离天京比较近,就利用近水楼台的优势,点起三千精兵星夜赶回首都,以东王手令赚开城门,在黎明时分众人酣睡正浓时包围东王府。陈承榕在里面打开府门,众兵士一涌而入,就发生本节开头的那一幕。

血洗东王府后,韦昌辉提着杨秀清的人头前往天王府请功。二人密商一阵后,认为南京还有很多杨秀清的党羽,斩草不除根易留后患。洪秀全也因为“逼封万岁”密诏一事,不希望东王的人有一个活口留下来日后拆穿他的谎言。于是一个更大的血腥阴谋出台了。

第二天洪秀全传下一道诏令,责备韦昌辉、秦日纲滥杀东王部属,下令每人责罚四百大板,并要求东王的部属前来监督行刑。

太平军都是一些目不识丁的乡巴佬,自然看不出这道诏令暗藏的杀机。五千多东王部属纷纷前来观看仗责韦昌辉、秦日纲解恨。等到东王的部属来得差不多时,责打北王的板子停下了,埋伏在四周的韦昌辉的刽子手拿着明晃晃的大刀冲杀过来,对五千东王部众砍瓜切菜一个不留,连妇女婴儿也无一幸免。

接下来的两个月,韦昌辉带着刽子手挨家挨户搜查,凡是东王部属或疑似东王部属就一刀砍翻,前后屠杀了两万多人。首都成了恐怖的尸山血海。从天京城门推出来的太平天国文武官员和将士的两万多具尸骸被抛入长江顺流而下,把江水染成赤红。

广西籍太平军将士在七年半转战中总共只阵亡了四千人,这次洪、韦一下子就屠杀了两万多自己人?这份大礼够清政府兴奋一阵子的。

等到石达开从遥远的江西前线赶回天京时,首都已经成为人人自危小儿不敢夜啼的恐怖世界。

石达开的灵魂比洪、韦二人高贵,请求洪天王立即制止韦昌辉的滥杀暴行。可洪秀全居然拒绝了他,因为他的最终目的还没达到,韦昌辉还有利用价值。

洪天王的最终目标是一石三鸟,利用韦昌辉屠杀杨秀清、石达开,然后再把滥杀无辜的责任推到韦身上,拿韦昌辉正法给二人报仇。

石达开在太平天国深得人心,很快就有人报告韦昌辉要杀他的凶信,并帮助他连夜用绳子爬出城墙逃走。

韦昌辉没有抓住石达开,就在他家玩灭门暴行,满门抄斩老幼不留。

如果当时韦昌辉杀翼王成功,提着石达开的人头去见洪秀全请功。洪秀全定会大义凛然把他就地正法。

石达天前往江西前线,把正在和湘军浴血奋战的十多万生力军撤离战场,回师天京讨贼靖难。

洪秀全看到石达开兵临城下,一石三鸟计谋只成功了一半,就对韦昌辉翻脸不认人,把杀东王部属和石达开的罪责全推在韦昌辉一人身上。让部下在南京城散布消息,说什么韦昌辉杀东王和其五千部属是“矫诏”,他和东王是亲密战友就算偶尔小有冲突也属人民内部矛盾,怎么可能杀他呢?一切都是韦昌辉这个恶贼干的!并号召天京人民向韦昌辉报仇雪恨。

当韦昌辉终于明白过来天王比他还要阴险时,一切已经迟了,他已沦为首都人民的众矢之敌。在生死存亡关头,韦昌辉决定来个鱼死网破,率领亲兵围攻天王府。

天王府虽然只有女兵把守,且洪天王对府内的女人极为残暴不仁,按常理应该没几个女人肯为他卖命,天王府的防卫凭想象就是一道纸屏。可斯德歌尔摩综合症在关键时刻发生了作用,那些平时倍受天王荼毒的美女们,居然奋不顾身保卫她们的坏男人,把天王府守卫得有如铜墙铁壁。韦昌辉部众无论发起多么凶猛的冲锋都无法得手。

当韦昌辉的部属筋疲力尽时,愤怒的南京人民在天王的号召下自发拿起武器围了上来。韦昌辉成为人民的俘虏。

洪天王召开批判大会,在南京人民面前义愤填膺历数韦昌辉的滔天罪行,从杀害亲密战友杨秀清全家到矫诏屠杀五千东王部属再到杀翼王全家……

听到天王慷慨激昂宣读自己的罪状,韦昌辉的脸在愤怒中变形,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情形好象是喉咙被什么东西勒住了。

在南京人民排山倒海的喊杀声中,韦昌辉被五马分尸。他当初也是亲手把亲哥哥五马分尸的。

洪天王意犹未足,在北王尸体拉成五大块后再次下发圣旨,将韦昌辉的尸体剁成肉块,每块两寸见方,悬挂在天京城内格栅示众,上面大书:“北奸肉,只准看,不准取!”

“北奸”这个称呼和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林贼”有得一拚。

“南京大屠杀”后广西老革命中流传着一首歌谣:

天父杀天兄,总归一场空。打起包裹回家转,还是做长工。(未完待续)


尽管我知道在中国坚守良知很难,在今天坚守良知注定与“上等人”无缘,但我还是告诫自己要努力坚守良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动态更新×最小化

手机版|Archiver|庶生互动 ( 京ICP09060326 )

GMT+8, 2017-8-18 09:22 , Processed in 0.06575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